三文网 > 玄幻小说 > 沧月羽傀儡之城 > 第22章
    这世上,哪里有真的世世代代的仇恨呢?不过世易时移,利益和人情都发生了变化——就如他们慕容氏,开国时和空桑是如此的休戚与共,千年之后还不是一样无法逆转逐渐被排挤歧视的境遇,不得不转换了立场?

    牧原少将想了想,道:“不过,据说这段时间卡洛蒙家族的族长广漠王和他的女儿琉璃双双下落不明,主持日常事务的是刚生了孩子的翡丽长公主——说不定我们这次运气好,能避开他们的锋芒也说不定。”

    慕容隽有些意外地看向对方:“你们的情报真是详尽。”

    “城主过奖了,”牧原少将道,“孤军深入,自然不得不谨慎万分。”

    慕容隽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只道:“那慕容隽祝将军此行顺利,手到擒来——等他日会师于白塔之巅时。再来喝一杯庆功酒。”

    牧原少将点了点头,然而眼里却依旧有些疑虑之色,道:“对了,城主给袁梓将军用了几枚傀儡虫?”

    “两枚。”慕容隽道,“怕一枚不够,特意下重了一些。”

    牧原少将伸出手:“那么,能否将剩余多出的傀儡虫还回?”

    慕容隽愣了一下,从怀里拿出了那个白色的圆筒,递给了牧原少将。牧原打开盖子,往里看了一眼,重新[·下载乐园—.QiSuu.cO将其收好。慕容隽看到冰族战士们谨慎的样子,不由得冷冷笑了一下:“从九里亭到空寂大营,我做到了答应巫咸大人要做的事情,可是,少将却还是对我如此提防。”

    牧原少将愣了一下,连忙道:“城主多虑了。”

    “是么?”慕容隽也不想和他多说什么,只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分道扬镳了。我会尽量将这支军队带往格林沁荒原深处,将其困住,拖的时间越长越好,而你们则趁着西荒守备空虚,急速行军,闪电突袭空桑腹地——这是你们沧流制定的计划,不是么?”

    “是,”牧原少将皱眉,“但是……”

    “但是什么?”慕容隽冷然。

    牧原少将没有回答,眼神却有些凌厉——但是,让这个中州人带走这支空桑大军,未免有些令人不放心。慕容隽野心勃勃,谁知道他一旦手握兵力,支配十万人马,又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呢?

    仿佛知道了沧流少将心里的疑虑,慕容隽冷笑一声,忽然举起了手,扯开上面的绑带。那个伤口还在溃烂,透出一种触目惊心黑色来。

    “这是你们十巫之首、巫成大人亲自给我设下的言灵之咒,整个云荒都没有人可以解除。”慕容隽看着自己的手,第一次开口谈及这个敏感的问题,“这是你们沧流帝国和我之间的契约,我压上了自己作为人质——牧原少将,你该不会不知道吧?”

    牧原少将转开了眼睛,似乎不想看这血腥的伤口,声音低沉:“知道。”

    “呵……”慕容隽低声冷笑起来,摇了摇头,看着掌心那个长久不愈合的伤口,“我想,巫成大人是对我不放心,非要等登顶白塔那一天才解开我的血咒吧?到那个时候,狡兔死,走狗烹,谁知道?”

    “城主言过了,”牧原少将正色道,“帝国定然信守承诺。”

    慕容隽笑了一声,不再说什么,只是低着头将右手上那个伤口重新包扎了起来:“那好,就指望将军在十巫面前替我多美言几句了……要知道,这个伤口一直无法愈合,令人连睡一觉都无法安稳。”

    “这个自然。”牧原少将点了点头,“城主为沧流殚精竭虑,元老院定不会让你白白忍受这样的痛苦。”

    “战争就要开始了,”慕容隽正色,“之前我和你们联手对付白墨宸,是因为他是我们共同的敌人;如今我和你们也有一致的利益,就是击溃空桑人的王朝,不必如此步步防备——要知道我们就算原本是殊途,终究也会同归。”

    牧原少将心下一动,却道:“城主说的是。”

    “你是怕我半路反悔,重新站在空桑人一边?怎么可能……在这个云荒,我已经背叛了那么多东西,没有回头路了。”慕容隽笑了笑,将手重新抬起,“更何况,这个血咒是附骨之疽啊……无论我去到哪里,元老院都可以反手取走我的性命。”

    牧原少将沉吟了一下,不再反驳,转头对着袁梓开口:“好,请城主配合我们立即行动吧!去中军帐,传唤三军,下令连夜拔营!”

    “是。”慕容隽一抱拳,对着身侧的袁梓点了点头。“走吧。”

    新成为傀儡的人顺从地站起,跟在他身后,一声不吭地往外走。

    “也请少将替我向狷之原的巫咸大人问好,顺风顺水,手到擒来,”慕容隽拱手辞别,“来日,当相会于白塔之上!”

    “城主也保重!”牧原少将回身抱拳,蓝灰色的冷酷眼眸里也露出了一丝缓和的表情,“一路珍重,来日再见!”

    当冰族的人离开后,冷月下,空寂之山上的大营俯视着整个云荒,夜深

    千帐灯,却悄然无声。只有风沙里传来诡异的声音,宛如呼唤,宛如哭泣,不曾断绝。慕容隽独自站在月光下,默默松了一口气,只觉得冷汗湿透衣衫。

    他看到了牧原少将指问的幽幽蓝光——那是沧流帝国的“掌中剑”,极其精巧的暗杀工具,能在一尺不到的贴身之处猝然发射,速度极快,力道巨大,几乎能穿透一寸厚的铁板,专门用来贴身刺杀。

    刚才,这个沧流军人已经对自己动了杀机,幸亏自己用那个言灵血咒作为证据,再三重申,才打消了他的疑心。生死已经是一线之差,短短的说话之间,自己不知道已经在鬼门关上打了几个来回。

    慕容隽叹了口气,从袖子里摸出另外一个一模一样的金属圆筒,将盖子打开。里面传出轻微的簌簌声,是细小虫类爬行的声音——那是一只傀儡虫在里面蠕动。

    他重新按上了盖子,旋紧,只觉得掌心发冷。刚刚看过了袁梓将军被傀儡虫控制后的模样,实在无法让人不对这里面的东西心怀畏惧。

    刚才,他其实只用了一枚傀儡虫就完成了任务。

    “堇然,你看,总有一天,我要让中州人挺直腰板,在云荒的天空下自由自在地生活!”

    风里带来了那个明亮的声音,如此熟悉,如此遥远——那是多少年前的那个自己,指着伽蓝白塔,对身侧少女许下的诺言?那时候他不到二十岁,外表谨慎谦和,内却怀着不可一世的雄心。当海皇祭的潮水铺天盖地而来时,他拉着最爱的人,在叶城的城头上指点江山,手指在天际一处处勾勒,画出新世界的模样,描述给身边的人听。

    然而一转眼,却已是今日——世事翻云覆雨,一人之力是如此渺小。到头来,他连身侧那个人都无法保护,反而亲手把她推入了烈火,眼睁睁地看着她死去!

    “堇然……堇然。”那一瞬,他再也无法抑制心中的苦痛。离夜来死去已经有快三个月了……天知道这段日子他是怎么走过来的,居然强撑着不曾崩溃。

    在九里亭,当利刃透胸而过,刺穿白墨宸的心脏时,鲜血喷涌飞溅,染红他的衣襟。那一瞬,巨大的感情洪流几乎令他失去控制,失声狂笑出来——是的,是的!他终于杀掉了这个男人,杀掉了这个横亘在他和堇然之间、控制着天下兵权的男人!

    可是,那一瞬间,在那一对年幼的姐弟眼里,他看到了那样深重的仇恨和愤怒,那两个孩子不顾一切地奔向那个倒地的男人,哭喊着,几乎让人觉得他是他们血脉相连的真正亲人。

    ——那一刻,他只觉得心头刺痛。

    在少年时,他曾经不止一次地设想过某一天跟着堇然回家,去拜见她的父母家人的情景。虽然出身贫寒,但堇然却是一个独立的女孩,即便是拥有身份地位如镇国公府的二公子,也不免暗自忐忑,思虑不已——她的家人到底是怎样的人?他们会喜欢自己么?对他的出身和财富,是欣喜若狂,还是避之不及?

    这些,都曾经是缠绕在他心上的顾虑,令他裹足不前,从未去过她家一次。但这些顾虑不曾有幸成为现实,已经都随着岁月无情的洪流被逐一剥离,随风逝去。

    ——没有想到,和堇然的家人的第一次相见,却是在这样的情境下!当手刃毕生劲敌,颓然而退时,他的心里陡然升起了巨大的空虚。是的,他曾经视白墨宸为一生之敌,因为这个男人无论在情场上还是在国事上,都成为了自己的巨大障碍,几乎是拦住了他前行的所有路。如今,这块巨石终于被搬走了,然而面对着空荡荡的、一望无际的前路,他忽然失去了前行的勇气。

    那一刻,他几乎就想扔下染血的刀,大笑着走入北越郡冬季的茫茫大雪里,一直走,一直走,直走到离开这个世界,直走到筋疲力尽。然后一头倒下,永远不再醒来。

    只是,人虽已逝,可誓约还在。

    他赌上了一切,和沧流的元老院立下这个誓约,他必须要完成这个约定。要让中州人在云荒扬眉吐气,不再受欺压、不再是低人一等的贱民——如果做到了这些,那将来去黄泉之路和堇然相见之时,多少也有些安慰吧?

    慕容隽低下头,将手心里的绑带解开,看着那个经久不愈的伤口。

    ——这原本是冰族元老院为了胁迫自己而下的血咒,六合八荒无人能解开。然而,那个卡洛蒙家的小丫头琉璃,居然用那种神奇的绿色药水轻易地治好了它。

    为了赢得和继续保持冰族对自己的信任,他隐瞒了这件事,用毒药反复地涂抹伤口,让肌肤继续保持着溃烂的状态,一如从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