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玄幻小说 > 沧月羽傀儡之城 > 第24章
    “王,小心!”看到一族之王亲自上阵,空桑赤族的战士们不再后退,大喊着扑了过去,和那一群从迷墙后涌出的黑甲战士混在了一处。

    血战开始了,迷墙后不停地涌出冰族战士,空桑人便不停地砍杀。迷墙的缺口原本只有十几丈宽,两方上万的人马簇拥在两侧,实际交锋的人手不过一千多人——彼此的距离非常近,几乎是面对面的搏杀。

    那是名副其实的白刃战,惨烈异常。沧流的战士勇猛如狼,不顾一切地想突破这最后一重障碍,回归云荒。而赤王带领的空桑战士死死守着迷墙,保护着身后一望无际的土地,不让异族人越过这最后的屏障。

    然而就在这令人喘不过气的贴身肉搏里,忽然间一声炸雷,一道白光落在混战的人群里,顿时一片血肉横飞。

    “守住!”赤王的战马受了惊,几乎把他从马背上甩下来,他厉声大喊,“冰夷用火炮攻击了!大家小心!”

    然而,他身边的战士却忽然叫了起来,抬手指天:“鸟!冰夷的怪鸟!”

    所有人一瞬间一起抬头,看到了巨大的飞鸟从头顶掠过,在百尺高空之外轻轻松松地越过了迷墙——那是由木头和金属制成的机械,竟然可以在空气里像真的鸟儿一样飞行。而操控着它们的,居然是不足十五岁的孩童,个个眼里被黄金封印,双手凌空舞动,凭意念力操纵着这些极其难控制的巨大机械,竟然比鲛人傀儡更加灵活百倍!

    “风隼……这、这是传说中的风隼!”赤王失声,“快去禀告帝都,冰夷——”

    话音未落,又一道光从天而降,准确地落在他身侧一丈不到之处,轰然炸开!赤王的声音中断了,连人带马被炸得飞起,四分五裂。

    “中了!”操纵风隼的孩子眼睛上蒙着纯金的带子,却仿佛能看到一切,在夺去空桑王者性命瞬间露出了一丝微笑。风隼在头顶一个回旋,一道道银色的光撕裂了黑夜,如同雨一样沿着那一道隔开云荒和西海的墙,连续落下。

    只听一声巨响,绵延数千里的迷墙轰然倒下!

    缺口一扩大,冰族战士们发出了一声狂喜的喊声,如同潮水一样从狷之原上冲了出来,冲向了日夜向往的云荒大地。而空桑战士们还聚集在原先的缺口处,忙着躲避从天而降的电光和倒塌崩裂的迷墙,失去了统帅的指挥,陷入了一片混乱。

    “保持队形!一字形展开,不要乱冲!”巫彭在战车上看着这一切,有条不紊地指挥,一道道命令如同闪电一样地传过战士们的队伍,“越过迷墙后,两翼迅速合拢,将这些空桑人包抄,然后,就地消灭!”

    “是!”战士们狂喊着,握刀冲过了迷墙。头顶上风隼回旋,身后跟随的是巨大的战车,铁甲的军队在月夜悄然登陆,西海的战场转瞬间就转移到了空桑人所在的云荒。

    那之后的战争,变成了一场屠杀。

    天刚亮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当太阳从遥远的慕士塔格雪山背后升起时,赤王和他所带领的一万人军队消失在了这一片狷之原上,如同清晨的露水,被黄沙无声无息地吸收。

    狷之原上的异动传入伽蓝帝都时,已经是四月初春。

    春寒尚自料峭,云荒心脏上那一轮权利争夺刚刚结束。悦意女帝即位后的第二个月,不顾大内总管黎缜的劝阻,迫不及待地下诏和镇国公府的继承者慕容逸完婚,不出所料,这一决定遭到了白之一族长老们的激烈反对。然而铁了心的女帝丝毫不肯做出退让,甚至不惜和族里长者公然反目,竟在没有一个族人到场的情况下,在紫宸殿自行举行了婚礼!

    而可笑的是,空桑六部虽然九百年来一直勾心斗角,但却一样不愿让一个中州血统的男人成为空桑女帝的丈夫,不约而同地站在了白之一族的这边,一起以罢朝来表示抗议。

    一时间,云荒的心脏一片混乱。

    “女帝,女帝。”深夜,有低沉的声音唤醒了她,“西荒急报!”

    “怎么了?”刚刚完婚的悦意女帝揉着眼睛,从深宫里走出,还沉浸在多年梦想一朝得偿的喜悦里,从夫君身边起来时满怀不乐,“我说,黎缜大人,你非要这样深更半夜把我硬生生地叫起来吗?”

    那个默默站在御阶下的人影抬起头来,带来了一个噩耗:“女帝,刚刚西荒传来了一个坏消息——冰夷的军队从狷之原登陆,如今已经穿过了博古尔大漠。”

    “什么?”女帝的睡意忽然消,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

    “禀陛下,”黎缜再度重复,只用了简短的四个字,“冰夷入侵。”

    “这……”女帝浑身一震,许久才如梦初醒,“怎么可能!在这种时候,冰夷居然出现在云荒腹地?他们[·下载乐园—.QiSuu.cO不是应该被我们在西海压着打,快要亡国灭种了么?”

    黎缜道:“臣相信,这是他们走投无路之下的孤注一掷。”

    “已经到博古尔大漠了…

    …”女帝喃喃,“为什么到现在才禀告?”

    黎缜的态度不卑不亢:“奏折在三天前已经送上了,可能陛下一直没时间看吧?”

    “三天前……”悦意女帝一时间语塞。

    自从登基后,她下的第一道旨意就是解除了和白墨宸的婚约,然后在一片哗然之中迅速下嫁镇国公府的长公子慕容逸——作为一个女人,这是她毕生的盼望,如今愿望美满,那天下权柄也早不在她的视野里。

    新婚以后她和慕容逸形影不离,除了被黎缜催着上过几次朝,在紫宸殿上象征性地应付一下百官之外,根本不想踏出后宫半步。至于各地送上来的奏折,她自然也就扔在了一边——反正最近天下承平。一年也出不了几起杀人案。她作为白族的王,只要安然享用过这最后两年的任期,接下来就把帝位传给玄族,何必多费心思呢?

    然而,偏偏没有想到,在这个当儿上居然突发这样的变故!

    黎缜比她镇定,仿佛是为了给她解围,道:“不过冰夷的行动的确迅速,臣一开始也以为这不过是他们被逼到绝路的冒险行为而已,区区几万人,空寂大营里的袁梓将军自然会解决——没想到事情居然发展到这样,不过短短几天,他们就已经行军如此之远!”

    “袁梓呢?他的军队去哪里了?”女帝这才想起,不由得咬牙,“十万大军驻守空寂之山,本来就是云荒的西部屏障——冰夷这样堂而皇之地从狷之原长驱直入,他呢?他在干什么?为什么不拦截!”

    黎缜停顿了一下,道:“在冰夷突破迷墙的前几天,袁梓将军忽然调动所有人马,拔营离开了空寂大营,从此下落不明。”

    “下落不明?他……难道叛国了么?”女帝震惊,“对,他、他是个中州人!”

    “应该不至于。”黎缜答道,“袁梓将军虽然是中州人,但却是白帅一手提拔起来的骁将,在西海上曾替空桑立下赫赫战功,也是冰夷恨之入骨的人,更何况,他的家眷都还在帝都——忽然叛变投诚,似乎缺乏理由。”

    女帝皱眉:“那他为什么忽然擅离职守?他到底带兵去了哪里?”

    “根据大营附近的牧民所说,在冰夷越过迷墙的前三天,袁梓将军带兵朝着北方去了,目的地不明。”黎缜低声道,“没有任何前兆,忽然间就下达了急行军的命令,将十万大军一夕间调走,导致了西荒守备空虚,空寂大营防线空虚如无物。”

    “那不是叛变是什么!”女帝愤然,“给我把他的家人抓起来,满门斩首!”

    然而,黎缜却在女帝盛怒的时候提出了反对意见:“还请陛下三思——犯下这样的大错,灭九族是理所当然的处罚,但如今情况未明,袁梓将军不知下落,就这样急着处理他的家人,只怕反而会激起更大变故。”

    悦意愤愤然:“那你说怎么办?”

    “臣觉得将其家人软禁起来就足够了,”黎缜低声道,“如果袁梓真的投了敌,那么,少不得会回来试图接走自己的家眷,到时候我们再引蛇出洞将其一网打尽也不迟。”

    女帝想了想,默然点头:“那赤王呢?赤王怎样了?”她仿佛忽地想起什么,“那是他的领地!他难道没有抵抗吗?为什么让冰夷那么快就到了博古尔大漠!”

    “赤王……”黎缜沉默了一下,终究还是实话实说,“已经战死。”

    “什么?”女帝的脸色一下子苍白如纸,身体晃了晃,颓然坐下,“赤王叔叔难道也……”

    在没有空寂大营军队拦截的情况下,登陆的沧流帝国军队越过迷墙,发动了闪电般地袭击,迅速撕开西荒的防线,仅仅一天一夜便推进了三百里——他们显然是有备而来,行军的速度几乎和消息传播的速度一样快。

    赤王大意,但幸亏四大部落长老已经预知不祥,各自返回部落之中后立刻开始召集勇士,所以当迷墙倒塌、冰族从狷之原冲向云荒腹地时,在赤水流域遇到了来自西荒部族的第一波抵抗。

    冰族的战士凭借着庞大而精密的机械,杀伤力巨大的武器,战斗力几乎以一敌十。十三天后,西荒勇士的血染红了赤水,达坦部和萨其部损失了五万名勇士。战车碾过血和沙,继续向着云荒心脏冲杀而来——然而这一战,却至少争取到了时间,将来去如电的冰族突袭者第一次长时间地拖在了原地,并且让伽蓝帝都得知了这一突发消息。

    烽火之讯连夜传入伽蓝帝都,女帝在紫宸殿内面色苍白,沉默许久,转头看着大内总管黎缜:“真不可思议……不是上个月还说我们的军队即将登陆空明岛,彻底消灭沧流帝国指日可待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