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玄幻小说 > 沧月羽傀儡之城 > 第25章
    怎么忽然间、忽然间,他们反而杀到云荒来了?”

    “从目前来说,冰夷的兵力绝对无法和空桑对抗。”黎缜沉稳地进言,说出自己的判断,“可能这只是殊死一搏,如中州人所说,是围魏救赵的把戏。”

    “哦……原来如此。”悦意女帝松了口气,坐回了王座,揉着眉心,“那么说来,西荒四部应该可以对付他们吧?”

    黎缜摇了摇头,回答:“据我所知四大部落的确已经和冰夷进行过一次交锋,但因为仓促应战,没有统一的指挥者,所以历时多日终究还是不敌——达坦部和萨其部的主力已经被击溃,曼尔戈部和霍图部还在抵抗。”

    悦意女帝忍不住吃惊道:“什么?达坦部和萨其部已经被击溃了?”

    “女帝不用太担忧,帕孟高原上的卡洛蒙家族已经召集了战士,”黎缜安慰道,“广漠王和九公主琉璃刚刚离开,铜宫由刚刚生完孩子的翡丽长公主暂时主掌——但她虽是女流,却不输给男人。如今他们出动,局面应该会好转。”

    “希望如此,”悦意女帝却还是皱着眉头,“可是广漠王为什么忽然离开云荒?会不会……会不会是有人背后搞什么阴谋?”

    “女帝多虑了。听说广漠王是带着九公主琉璃返回南迦密林,去寻找她的生母。”黎缜摇了摇头,语气却依然凝重,“但是此刻朝中六部均各怀心思,不可轻视,请女帝立即召回在西海的骏音元帅。”

    “召回骏音?”悦意女帝有些迟疑,“他不是我们这一族的人,又手握重兵。在西海对付冰夷也罢了,一旦让他带兵回到云荒,我担心……”

    “骏音虽然是青之一族的人,但其军旅多年,反而甚少牵扯到朝中争斗,亦不属于任何派系,”黎缜显然知道女帝的担心,立刻道,“况且他是白帅临走时亲自举荐的继任者,也曾宣誓效忠于女帝,如今天下有乱,自当以他为柱石。”

    白帅。听到那个名字,女帝脸色不由得一变——她的丈夫,那个男人虽然已经抽身离开了权力的核心,但他的影响却在朝野上一直留了下来,直到今天,她居然还要活在他的荫蔽之下!

    虽然觉得刺耳,她却不得不同意总管的意见,道:“可是,召回骏音的话,西海前线的战局怎么办?岂不是正好中了冰夷之计?”

    “外患虽大,但内忧却不得不防。”黎缜道,一字一顿,“女帝如今刚刚登基,天下大局未稳,六部之王各怀异心,却是片刻不得掉以轻心——这次动乱刚起,但有人恐怕恨不得借机煽风点火,以从中取利。”

    他说得含蓄,但悦意女帝却瞬地明白过来了。

    “啊……你说得对!”她站了起来,“六部那些家伙蠢蠢欲动,绝不能让他们有机可乘!”

    黎缜点头:“是的。何况帝都这次内乱之后,原本直属于帝君掌管的御前骁骑军力量削弱了大半,缇骑更是四分五裂,连统领都铎也不知下落——如今女帝孤独无助,如果没有军权在握之人的支持,只怕一旦有变将大大不利。”

    “唉……”悦意女帝用手捧着头,长长叹了口气,静了片刻,笑了一笑,“以前被父王囚禁在白塔之上时,一心想着只要斩断那条黄金锁链就能展翅高飞。如今心愿得偿,我摆脱了父亲,摆脱了丈夫,甚至当上了皇帝——可那又怎么样?我会比那时候更自由么7还不是一样烦乱无助?”

    她的笑容是苦涩的,大内总管看在眼里,低声道:“可是,至少如今女帝您有能力拯救了慕容氏族,并且能和意中人结百年之好。”

    悦意女帝沉默了一下,点了点头,嘴角终于露出一丝笑来:“你说得对——我终究不会是一无所获。”她从王座上站起,凝视着大内总管,“黎缜,谢谢你一直这样尽心竭力,如果不是有你在,我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种局面。”

    “陛下不用谢我,我只是遵从了白塔上女祭司的愿望而已。”黎缜低下头,“既然她将这天下交付给了女帝,我就会不惜一切守护您和空桑。”

    “是么?”悦意女帝喃喃,“原来你和我一样,都是她的追随者啊……”

    “不,我不是追随女祭司,只是尽力守护空桑而已。”黎缜苦涩地笑了一下,“冥冥中在转动的命运之轮,如今正在三百年一度地转向厄运的方向,而我们,必须要齐心协力扼住它!”

    悦意女帝没有听懂他的意思——这个神秘的总管在帝都生活了四十多年,屡历风波却均安然无恙。有传说他是得到了白塔顶上女祭司的暗中指点,才躲过了一次次宫廷内斗,平步青云到如今。

    可是,他和女祭司之间到底达成过什么样的约定,却是谁也不能明了。

    “好,如你所言,”空桑的女帝王在紫宸殿上抬起头,看着白塔之下的镜湖和广袤大地,眼神幽幽闪烁,“那么我明天就下令让骏音分兵海上,立刻回云荒平乱!”

    “陛下英明。”黎缜叩首。

    “还有,我还要另外颁发一

    条旨意,”说到这里,悦意女帝顿了一下,看向了他,一字一句,“素问大人已死,宰辅之位悬空。如今我要任命你为新任宰辅,位列文臣之首,统领群臣!”

    黎缜愣了一下:“臣如今只是大内总管,不是殿上之人,只怕……”

    “大内总管又如何?在这种时候,还有谁比你更能为我分忧?”女帝摆了摆手,“管他们六部反对不反对,这个宰辅之位,我只能给最信任也最倚重的人——反正,我坐这个王位也不过只有一年多时间了。”

    黎缜沉默了一下,没有再反对和推辞。时间不多了,如果他直接坐上了这个位置,恐怕会更加方便快捷一些吧?

    “谢陛下。”他接受了这一任命,准备退下。

    “稍等,我还有一件事要拜托你。”在他离开之前,悦意女帝忽然出声。黎缜转过头来,却看她犹豫了一下,低声道:“在帝都内乱之后,你……知道慕容隽的下落么?”

    “慕容隽?”黎缜有些惊讶——自从帝都内乱之后,慕容隽和镇国公府的家臣们都失去了消息。虽然白墨宸曾经一度用灭门来逼迫他出现,却始终不见其踪影。而自白帅辞官离开后,在帝都,已经很久没有人提起这个名字了。

    “说起来也真是可笑——我的夫君,居然一直对这个出卖了自己无数次的弟弟念念不忘。”

    念念不忘?慕容逸和慕容隽两兄弟之间不是一直关系不好么?黎缜心里有些愕然,却道:“如果镇国公如此挂念手足,我立刻派人去搜索他的下落——不过天下之大,要找一个人并不是太容易,甚至,臣以为他如今流亡海外也未必没有可能。”

    “你说得对,这就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悦意女帝颔首,流露出一种烦躁,“逸也对我说过,他的弟弟如今在云荒走投无路,可能会去投靠冰族人——所以,我怕这次冰夷入侵,他也会卷入其中。”

    黎缜吃了一惊:“投靠冰族人?”

    “是啊。所以要拜托你秘密调查,尽快把他找出来。”悦意女帝眼神颇为忧虑,“如果他真的投敌了,无论如何也得把这件事彻底瞒住——要知道叛国是大罪,我不想逸被亲兄弟的恶行所连累,天知道六王如果得知,会怎么借机发挥?”

    “明白了。”黎缜点头,“女帝放心,我会派人不惜一切代价去寻找慕容隽,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无论如何,以维护皇室声誉为先,定不会让他的所作所为连累了镇国公,给其他藩王以攻击的借口。”

    “对,对,就是这样。”下属如此一点即透,悦意女帝也松了口气,“不过,不要让慕容逸知道这件事,一切都要秘密进行,明白么?”

    “是。”黎缜低头行礼,然后退了出去。

    紫宸殿外月色如洗,天风吹拂,带来二月的料峭微寒。他在殿外停留了许久,凝望着沉睡的云荒大地——白塔女祭司,如您所料,在您去世后云荒的动乱很快就来了……不过,我会竭尽力,不辜负您当年的期许。

    五十年前,他刚刚十五岁,不过是一个刚入宫的平民孩子。因为聪明伶俐,很快就得到了重用。但年轻的他尚不知人心险恶,没有靠山,在帝都深宫里被其他的同伴嫉妒,故意引他走上了白塔顶上的禁区——那个只有空桑历代皇帝才能进去,“踏入者即杀”的塔顶神庙。

    不知内情的他推开了神庙的门,看到了浮在虚空中、手执法杖的女祭司,身散发着光芒,宛如一只凌空飞舞的凤凰。

    那一瞬,他因为震惊而跪倒,不能言语。

    闻声赶来的侍卫将他压在地上。准备拖下去问斩。然而就在那一刻,那个满身光芒的女祭司开了口,只用一句话就让他获得了自由——

    “我已经等待了这个人很久,”她说,法杖指向了那个惊恐不已的少年,“命中注定,他必然会来到我面前,承担起应有的命运。进来吧,让我告知你的命运。”

    “我早就预见到了你的到来,”当侍卫们退去后,那个神殿内的女祭司缓缓开口,对着惊恐的他道。“今晚,当星辰轨迹交错的时候,一个不速之客会推开这道门,走进这只有空桑帝君才能踏入的地方。那个人就是你。”

    “什……什么?”年少的他懵懂且震惊,“为什么?”

    “如果我知道为什么,那么,我也不会在这里了。”女祭司低笑起来,声音却不知道是苦涩还是欣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我是这样,你也是如此——当它来的时候你无法拒绝,当它走的时候,你也无法挽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