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玄幻小说 > 沧月羽傀儡之城 > 第26章
    这些话深奥又虚无,如同咒语。少年定定地看着女祭司,忽然觉得有一种不可知的畏惧,失声道:“可是,我、我如果不接受,又会如何?”

    “会如何?”女祭司笑了,抬起手,点着门外环伺的那些带刀侍卫,“今晚你在命运的指引下来到这里,见到了我。但是,你依旧有选择的权力:你可以拒绝我,打开这扇门重新走出去。你会被侍卫押下去惩罚,运气好的话可能不会被处死,可以在深宫里做一个卑贱的杂役,被同伴们欺压,一辈子无法出人头地,庸庸碌碌地过完一生——那,是你可以走的另一条路。”

    女祭司的声音低沉悦耳,那种描述居然有着奇特的力量。

    每当她说完一句,那种景象就栩栩如生地浮现在他的脑海里。少年的他甚至可以看到自己被严酷惩罚的悲惨模样[·下载乐园—.QiSuu.cO,同伴们在一边取笑,拖着伤残之身,在不见天日的帝都大内做着杂役,直到两鬓苍苍,最后卑微地病死在湿冷窄小的房间里,无人知晓,无人过问。

    那些景象仿佛活了一样在他脑中掠过,只是短短一瞬,便仿佛看尽了自己的一生。

    他沉默了半晌,颓然放下了即将推开门的双手。

    “你不愿意过这样的一生,是不是?”女祭司仿佛洞察了他的心,“没有一颗星辰,愿意永远暗淡无光。”

    “是!我……不愿意过这样的一生!可是……”少年的他抬起头来,有些迟疑,“如果我成为你的继承者,会怎样?会……会和你一样,变成一个幽灵,永远被关在这个神殿里么?”

    女祭司看着这个平民少年,似乎略感到意外地笑了:“原来,你以为我是一个死人?”

    “难道不是?”少年怔了一下,凝望着那个悬浮在神庙中的凤凰般的女子。她有着雪白的长发,美丽得不真实,身上散发出奇特的光芒。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真实的人。

    “当然不是。我和你一样,是一个人。”女祭司放下了手里的法杖,从半空飘落,停在了他的面前,“不信你可以摸摸我的心脏,它还在跳动。”

    她拉起少年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她的肌肤是温暖的,胸口里有心跳,呼出的气息也是温和的,有醇酒似的芳香。

    他触电般地缩回了手,满脸通红。

    “怎么啦?”女祭司看着少年,不由笑了起来,“现在你相信我是一个活人了吧?我和你一样都是空桑人,比你年长,今年二十七岁。”

    “啊?”他抬头看着眼前的女人,感觉说不出的震惊——这个外貌如少女的人,居然比自己大了整整十几岁?而且,白塔里的女祭司,居然是个年轻的空桑女人?他迟疑了一下,终于鼓起了勇气发问:“那么。你想让我做什么呢?”

    “唔……”女祭司皱了皱眉头,再度抬头,看着头顶——白塔顶上的神殿是重檐庑殿顶的,然而上一层的殿顶却是由整块的巨大水晶打磨而成,坐在神殿里,一抬头,便可以看到万千星辰。

    “你看到了么?”她抬起法杖,指了指夜空,“我们的命运,这片大地的命运,都在这上面写着呢……我将在五十年后死去,而你,将是可以继承我的人。”

    “什么?”年少的他茫然抬头,却只看到无数散落的珍珠一样的星星——可是,哪一颗是她,哪一颗又是自己呢?

    “看不懂,对么?那么,就跟我学吧,和那个白族的宫主悦意一样,”女祭司微笑着,用法杖轻轻点击他的肩膀,“这样,你就能看透这云荒上万事万物的流转生死,明白兴衰和成败。当我死去后,你可以接替我守护这空桑天下,完成王权的更替——我将凤凰之名传承给你,你也当替我守住命轮的转动。”

    凤凰?命轮?少年茫茫然地听着,无法将视线从那张美丽的容颜上移开。

    那一夜,独闯塔顶神殿的他被赦免了。没有人知道他被召入神殿的那一个时辰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当他打开门走出来的时候,整个人的气场都已经完不同。他手里握着女祭司赐给他的金色环,那是从法杖上分出的一部分。

    他带着这个信物,去紫宸殿上连夜觐见了帝君。

    从那之后,他被迅速地提拔,一路从普通内侍晋升到了大内总管,成为历史上最年轻帝都内务府掌管人。五十年过去了,空桑的皇位都轮过了五任,而他也权倾帝都,经历过多少次的风波血洗,犹自岿然不动,几乎已经成了一个传奇。

    ——没有人知道,这个沉默谨慎的总管内心隐藏着怎样一句话。

    “我将凤凰之名传承给你,你,也当替我守住命轮的转动。”

    那一夜,那个美丽的女祭司弯下腰来,注视着他的双眼,说出了这句话。那一刻其实他脑海里是一片茫然,并不知道那是一个多么重要的誓约,只是看着近在咫尺的容颜,手指上似乎还存留着她肌肤的温暖和柔软。

    她……她是多么美啊……完不像是这个世上该有的。

    黎缜望向大地的西端,那里只有空寂之山隐隐矗立。再抬头看向天空,北斗暗淡,破军位置上那颗原本缺失的星辰居然又开始亮了,微弱地透露出惨淡的、血一样的光来。

    他眼神也暗淡了下去,想起了三个月前的景象。

    当那一场大火熄灭后,一种不祥的预感侵蚀着他的心,令他不顾一切地扔下了手头所有的事情,疯狂地奔上了白塔,不顾“没有召见不得入内”的叮嘱,径直冲了进去。然而,他看到了什么?那是一场残酷的血战后的遗迹。

    ——金色的法杖从中折断,水镜碎裂,血流满地。

    那个凤凰一样美丽的女祭司躺在地上,躺在自己流出来的血之中,一动不动,雪白的长发如同一匹银白的绸缎。那一刻,大内总管只觉得浑身的力气忽然被抽空,双膝一软,竟然不由自主地跪倒在地上。

    沉默了良久,终于鼓起了勇气,缓缓抬起手,放在了她的心口上——那里不再温暖,冰冷,毫无动静。

    那颗心,已经停止跳跃了。而眼前的容颜也瞬间枯萎,如同一朵凋零的花,再也不复昔日初见时的美丽,和世间所有古稀之年的老妇人没有任何区别。

    那一刻,他忽然发出了一声不受控制的低喊,疯了一样地用手捶地!

    死了……她死了!如她自己所预言的那样,在五十年后死去了!这是多么精准的预言,多么可怕的现实!九百年了……女祭司果然已经死了,大劫今日到来!

    他抬头凝望着伽蓝白塔顶上神殿,默默地合起了手掌。

    “有我弟弟的消息了么?”然而,在深宫里却有一个声音问着女帝。新任的镇国公光着脚从榻上跳下,看着秘密议事回来的妻子,语气里掩饰不住的担忧,“黎缜总管刚才……刚才有没有带来他的消息?”

    “还没有,逸。”在他面前,女帝恢复成了一个柔婉的女子,低声,“我已经下令在整个云荒寻访你弟弟的踪迹,一旦有消息,自然会立刻带他回来……”顿了顿,她的眼神微微一变,“只是,如果找到了他,你准备怎么办呢?”

    “怎么办?”慕容逸怔了怔,“自然是让他回来,不要再投靠冰夷。”

    “回来?”女帝轻声地笑,眼神冰冷,“别说他曾犯下过弑君大罪,就算我宽恕赦免了,他回来,你愿意把镇国公的位置拱手相让么?”

    慕容逸在月下仰起头,想了一想,居然默不作声地点了点头:“愿意。”

    “逸!”女帝忍不住低声叫了起来,“你弟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都已经知道——他以前是怎么对你、怎么对我们的?你居然到了现在还为他说话!”

    慕容逸将妻子搂入怀里,在她额上吻了一下:“是啊,以前我恨我弟弟,因为他处心积虑地夺走了属于我的一切。可是,你看,现在一切不又都回来了么?何况他当年对我也算宽容,不曾赶尽杀绝,如今他做这一切也是为了慕容家,我怎能看他万劫不复?”

    “你真善良,”女帝轻声喃喃,不再说话。

    可是,善良的羊,总是容易被贪婪的狼吃掉。逸,我再不会让你陷入如此的险境!

    精彩预告

    破军终于苏醒,九百年来云荒人一直忌惮的存在,到了必须直面的时刻;当冰族最优秀的年轻巫师不远万里渡海而来,以生命之血开启破军封印、冰族大军压境的时刻,慕容隽却带领西荒守备前往南迦密本本;而远在千里之外的云荒心脏,悦意女皇此时依然沉湎于新婚的喜悦中,云荒、空桑,何去何从?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