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之五好青年 > 第三章 放开那个女孩,让我来!
    英雄……

    好吧,其实是乞丐。

    乞丐救美的过程并没什么惊险刺激可言。

    那些水手都是常年跑船,对这种事情有丰富经验,就在杨信跳入水中同时,一个葫芦就抛了下去。他接过之后迅速游过去,把葫芦扔给那老管家,后者多多少少能游几下,抱着葫芦基本上就安了。就在船上的水手伸出长杆勾住他往回拖的时候,杨信一头扎进水下直奔前面那点漂浮的鹅黄,然后拎着那少女头发把她的头从水中提出来。

    她已经昏迷了。

    话说身上没什么肉的后果就是落水后基本没什么浮力可言。

    “这边!”

    前面另一艘船上传来喊声。

    杨信拖着那少女,在紧接着撞过来的浪涛推动下,迅速向那里伸出的长杆游去,很快他就抓住那杆子被拖到了船边。上面水手混乱地把那少女拖上去,杨信则很干脆地攀着船舷双臂一用力自己翻了上去。

    那些水手把昏迷的少女平放甲板上……

    “闪开,让我来!”

    杨信立刻精神抖擞地说道。

    说完他在一片愕然的目光中,弯下腰双手同时抓起那少女的双脚……

    “放下!”

    然后一声清脆的怒斥。

    紧接着一根柳条抽在他手背上。

    杨信疼呼一声,面目狰狞地转头看着旁边,一个肤色比较健康的姑娘正对他怒目而视,周围立刻响起一阵哄笑。那姑娘瞪着杨信,杨信讪笑一下,把那少女的双脚递过去,那姑娘瞪着他接过。这时候另外一个年长的男子抬起少女的头,两人抬着迅速走进船舱把她头朝下平放在一张长凳上,然后那年长男子出来把舱门给关上了。

    “小姐!”

    岸边响起老管家惊慌的喊声。

    杨信转过头,就看见他带着一帮武装家奴混乱地跑过来,不过此时一的浪涛仍旧不断冲击,他们也无法登上这艘离岸有点距离的船。

    “都管无需担忧,贵小姐想来只是呛着闭了气,小女颇识医术,多曾救治溺水者,如此等溺水不久者皆无大碍!”

    年长男子拱手说道。

    “多谢长年!”

    老管家还礼依然忧色不减地说道。

    然后他目光转向杨信,此时的杨信形象反而好了很多,一则上身的破麻袋片被冲走,二来身上的污垢多多少少也被冲刷掉一些。不过因为光着两条腿和上半身,下面围着最后一块破麻袋片,再加身上那些伤疤,看着依旧恍如原始人般,站在那里目光粗俗地瞪着他。好在算起来这仍旧是自己救命恩人,老管家还是拱手意思了一下……

    “这位兄弟……”

    他说道。

    “在那儿,别跑了这贼人,老子今天非要扒他的皮!”

    一声咆哮在码头蓦然响起。

    杨信抬起头,看着远处气势汹汹杀过来的那军官,后者面目狰狞地挥刀指向他,两眼看似冒火一般,而且后面还跟着上百士兵,一个个都副武装,居然还抬着一杆带三脚架的超大号火绳枪,恍如杆大狙般还没到岸边就开始支起来……

    “你究竟做了何事,气得韩千户连大追风枪都抬出来了?”

    年长男子惊叹道。

    “借个葫芦一用!”

    杨信尴尬地一笑说道。

    说完他突然转身,毫不犹豫地摘下身后船舷挂着的葫芦,纵身跃起一头扎进河水。

    岸边韩千户夺过身旁手下的火绳枪,对着水里的杨信扣动扳机,不过子弹落点距离杨信得四五米,他随手把火枪扔给手下……

    “开火!”

    他恶狠狠地吼道。

    “停下,别惊吓我家小姐!”

    一直站在那里的老管家突然喝道。

    “老东西,你想包庇杀人逃犯?”

    韩千户喝道。

    “这位将军,请转过头瞪大你的狗眼看看!”

    老管家冷笑道。

    说完他用手一指自己的坐船。

    韩千户疑惑地转头,就看见那船上正打出一个个带着官衔的灯笼,首先出现在他视野的兵部左侍郎五个大字让他头上冷汗瞬间冒出,再看到另一个灯笼上的右佥都御史时候腿就已经发软了,再看下一个总督蓟辽保定等处军务时候陡然直起腰……

    “都管恕罪啊!”

    他上前一步扑通跪倒在老管家面前哭嚎着。

    “这还跑不跑?”

    五十米外杨信泡在水里,抱着那个葫芦一脸懵逼。

    他当然也看到这些灯笼。

    这三个恍如三座大山般,把一个正五品千户压得给一个老管家跪下的官衔代表一个身份,那就是这个千户的n级顶头上司,大明朝后期登场次数最多的名字。

    蓟辽总督。

    如果他救了蓟辽总督家的小姐……

    甲板上的中年人立刻向他使了个眼色,杨信疑惑地看着他,那人轻轻摇了摇头,杨信犹豫一下,但最终还是没敢冒险。如果他真失手把某个人戳死了,那么这点恩情根本不足以让一个蓟辽总督帮他,帮他收尸就算对得起他了。话说徇私也得看有没有利用价值,有利用价值帮他一把能收获回报,但像他这样的叫花子,就正好可以用来展现大公无私了。

    他抱着葫芦在潮水推动下迅速游向对岸。

    不过韩千户也顾不上管他了。

    蓟辽总督对他就是天,虽然他是正五品武官,后者不过是个正二品的文官,但在大明以文御武的体制下他就是个蝼蚁。别说蓟辽总督,就是面对和他一样正五品按察司佥事的天津兵备道,他都得卑躬屈膝的像条狗一样,更别说一个有尚方宝剑的佥都御史了,砍他都是一句话的事。自知得罪不该得罪的人的他求生欲满满,为了弥补自己惊吓贵人的过错,立刻带着部下,煞有介事地把这艘船保护起来,亲自带着刀守卫舱门口。

    恍如一条好狗。

    这时候杨信已经游到了对岸,并且迅速找到一处河湾,直接钻进了绵密的荷花荡。

    “这是什么鬼?”

    躺在荷花荡的浅水里,他愕然地看着自己身上。

    他身上那个原本已经腐烂的旧伤疤仿佛被福尔马林泡久的标本,白惨惨看着让人恶心,而且边缘还在大块地剥离,在水中随波荡漾。他伸出手捏住,小心翼翼地撕了一下,然后猛得一撕,整个得半尺长的叶状伤疤顺势剥落,露出里面嫩生生的皮肤。在四周的黝黑中,看着恍如沙滩晒伤了的美女们解开泳衣,那白里透红的颜色就像某个女星在电视上搔首弄姿地戳着自己脸。

    很显然这个原本腐烂生蛆的伤口已经痊愈了。

    然后他在身上继续寻找。

    原本他的旧伤还不少,这具身体应该是受伤无力养活自己,最终不得不烂在街头等着别人怜悯,而且还是一个逃奴,结果没想到恶运当头又被主人遇上了。

    这才遭到当街暴打。

    然后被打死。

    结果身体被他鹊巢鸠占……

    呃,不能说鹊巢鸠占,应该说自己的灵魂赐予他新生,而且还是明显异常的新生。

    他的速度明显异常。

    毕竟随随便便跑出刘翔的速度还是太夸张了,人家是在赛道穿特制跑鞋力以赴的短途冲刺,他则穿着双已经磨烂的破草鞋,在拥挤的街道跑得恍如受惊兔子。

    视力和听力同样异常。

    甚至就连鼻子都比过去灵敏了许多。

    他戳了戳自己脸上的伤口,这个伤口倒是没复原,但哪怕是在水里泡过,也没有再次流血,这同样是不正常的,也就是说他受伤的恢复速度还是比正常人略快。很显然作为一个莫名其妙被扔过来的穿越者,他终究还是得到了某个幕后黑手给的一点赠品,尽管这赠品少得可怜,就像在超市里狂购一番,付款后得到了一根棒棒糖。

    但……

    棒棒糖也好啊!

    穿越到这种时代没点超能力傍身估计活不过十天。

    晚明可不是什么好时代。

    虽然他至今还不知道这究竟是哪一年,但既然是火绳枪大量装备的时代,也就意味着至少万历了,无论是万历前期还是后期,他都得面对晚明的乱世。

    战争,饥荒,瘟疫,还有异族入侵的毁灭性屠杀。

    没点外挂真不行啊!

    他躺在依旧涨潮的河水中,看着头顶的蓝天白云,任凭四周水位逐渐上升,初夏季节的荷花在他四周随波荡漾,绿色与粉红色共同组成了明媚的画卷。也不知道过来多久,他都有点昏昏欲睡了,蓦然间一个莲蓬飞过来,杨信的右手诈尸般探出,一下子把它抓在手中,紧接着一艘小舢板推开荷花丛撞在他身上,一张好奇的笑脸在他头顶出现……

    “让一让,别挡着我晒太阳!”

    杨信不满地说道。

    “你再晒下去就该被蚂皮吸干了!”

    不久前打扰了他表演溺水急救的声音很开心地说道。

    杨信惊叫一声。

    然后他就像是被王八咬了屁股般从水中弹起来,一下子扑在了小舢板上,剧烈的晃动让那船家女惊叫一声倒下,正好趴在他的后背,杨信随即翻身向上,在两人脸颊的碰撞中双手齐出抓住了她的肩膀。

    “快帮我拿开!”

    他惊恐地尖叫着。

    他的视线里惊鸿一瞥……

    那船家女羞愤地翻到一边,双脚猛得把他蹬回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