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之五好青年 > 第七章 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幸好我没有九族!”

    杨信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说道。

    “熊某倒忘了你是个逃奴,你有如此身手,何不为国效力?如今辽东建奴作乱,朝廷正是用人之际,熊某此次入京陛见,极可能将受命巡抚辽东,若你愿意,可跟随前去。至于你此前所犯罪行,若能在战场立功,熊某可保你一笔勾销,如此岂不强过你流窜草莽?”

    熊廷弼说道。

    这一点他的确可以做到。

    如果杨信跟他去辽东,那么天津兵备道自然不会继续追捕下去,等到战场上立功,熊廷弼就可以以此给他脱罪了。

    说到底他的官足够。

    之前杨信也找黄镇问过被踩毁容的那家伙身份,那是东昌傅家的,但东昌傅家之前最高的傅光宅也不过是按察司副使,而且已经死了多年。傅家目前没有进士出身的,就几个以举人出身在外当佐贰官,不过是商业世家,在东昌算是顶级望族,出了东昌就没什么大不了。这样的家庭不会敢公然和熊廷弼这种重臣斗的,虽然现在熊廷弼是大理寺丞,可进京后他会直接以兵部右侍郎巡抚辽东,这可是封疆大吏级别了。

    然而……

    他会传首九边啊!

    再说杨信又不知道他是不是骗自己放下剑,然后再一声令下,说到底他俩又不熟。

    “不去!”

    杨信爽快地说。

    “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熊廷弼说道。

    “就算做贼也比当贼配军强,难道在我大明当兵很光宗耀祖?当到戚武毅不也就是个在三品文官面前就得卑躬屈膝的?再说您就算去辽东也打不过野猪皮,说不定哪天一个失败惹得天颜震怒,然后就传首九边,害得我跟您一起上法场了!”

    杨信很恶毒地说道。

    周围士兵一片怒斥,就连黄镇和老管家都忍不住齐刷刷抹了把脸。

    “你怎么知道熊某无用?”

    熊廷弼说道。

    “您能让辽东军户们都免于饥寒可以和太祖时候一样吃饱饭吗?您能让所有士兵军饷都足额发放吗?您能让辽东各将不保存实力吗?您一样都做不到,那您凭什么力挽狂澜?您去最多也就是龟缩起来,您敢指挥各军出去野战吗?然后您会看着野猪皮在外面不断攻陷一个个堡垒,最后就只剩下辽阳和沈阳,孤零零地杵在一片什么都没了的土地上,面对一群什么都没了的难民。

    小心吆。

    难民里面可是有很多奸细。

    哪天野猪皮兵临城下时候,他们会里应外合的,然后您就连辽阳和沈阳都没有了。

    话说野猪皮可不是生番。

    人家在李成梁手下卖屁股时候早就把大明底细摸得一清二楚,说不定军队里面他的内应都有,您信不信某一天那些早就跟他相交多年的辽东将领,会在关键时刻就连广宁的城门都给他从里面打开?

    那么到那时候,您觉得自己离传首九边还有多远?

    那么我为何跟您去呢?”

    杨信说道。

    “无稽之谈,说到底你也不过是无胆而已!”

    熊廷弼冷笑道。

    这时候他已经在杨信挟持下逐渐到了运河的河堤上,那些士兵不敢上前,只能在前面装模作样,而老管家和黄镇,则意味深长地看了杨信一眼悄然离开。几个士兵一开始还想阻拦他们,但老管家亮明身份后,他们立刻识趣地放行,说到底这件事与他们无关。

    “无胆?”

    杨信笑了笑。

    “随您怎么说吧,您还算个值得尊敬的官,我再赠您句话,去了先整肃一下内奸比什么都重要。”

    他说道。

    说完他把手中剑一扔,猛得把熊廷弼向前一推,顺势向后落马,落地瞬间转身速狂奔,眨眼间扑进了运河的河水,一头扎进水下向前速游去。当他再次冒出水面时候,距离岸边已经数十米,不过熊廷弼依然驻马河堤,他很友好地摆了摆手,继续向前很快游到了对岸。

    熊廷弼转身离去。

    不过杨信现在又无路可去了。

    黄镇至少现在不敢带着他,因为熊廷弼肯定会通知前面的关卡捉拿他的,他的确不好认,但黄镇的船是很好认的。

    前面还有河西务钞关呢!

    这座北运河上唯一的收费站,同样也是重兵守卫,光衙门就足有十三个呢,而且还是以浮桥截断运河,只保留中间一条通道,只要他在船上黄镇就过不了河西务,而他脸上还没好的伤口就是名片。至于老管家不会趟这浑水,熊廷弼如果真巡抚辽东,那也就比他们家老爷略低一级而已,他一个管家可没这胆量给老爷添这种麻烦。黄镇同样也不可能因为杨信而放弃这趟生意,人家那一船货比他值钱得多,而他留在这里同样不行,杨村巡检很快就会出动……

    呃,已经出动了。

    对面大批士兵出现,混乱地登上两艘排桨船。

    杨信赶紧跑路。

    不过他也没真的跑远。

    这一带他人生地不熟,根本想不出可去的地方,在附近树林中躲了一阵,看着那些搜捕他的士兵敷衍了事地搜索一阵离开,他又重新回到了运河边。

    他叼着根草茎,躺在芦苇丛中看着前方运河。

    其实他也有些纠结。

    毕竟穿越明朝打建奴就像穿越抗战打鬼子一样天经地义,而且真要到辽东,说不定也能搏一条出路,熊廷弼还有几年保质期,在他手下混个军官,机会一到做个毛文龙也不错。但问题是这样就得受文官气,大明朝以文御武的原则不会变,一想到自己以后有可能给那些奇葩们当舔狗,他就感觉实在无法接受。更何况说不定某一天还会有个圆嘟嘟,大明的文官们对武将的警惕远超对建奴的,在体制內的军队混反而没前途,无论想做什么都得面对一帮拖后腿的。相反混迹于草莽,自由自在的日子更符合他心意,至于未来就走着看了,反正大明朝还能撑个十年才开始乱世,十年足够自己做很多事情了。

    说到底想打鬼子……

    呃,打建奴。

    这个以后有的是机会,哪怕就是坐在这里不动,十年后也会有建奴送上门的。

    而且这还是一切不变的情况下。

    谁知道他的小蝴蝶能不能扇动翅膀造成一些改变呢!说到底这个时代的大明,任何改变都比重复原本的日程,对华夏民族要好得多。

    “走人!”

    他站起身拍拍屁股说。

    前方河面上,黄英撑着那艘小舢板正在四处搜寻。

    五分钟后。

    “我就知道你不会抛弃我!”

    杨信就跟加勒比海盗里的美人鱼一样趴在船帮上,抬起头一脸认真地说道。

    这个角度很好。

    这个角度可以看到一些平常看不到的风景,不过可惜的是黄英立刻就醒悟,她掩着衣襟迅速后退两步,然后拿着长篙狠狠戳在他肋下,而杨信夸张地惨叫一声,迅速翻进了小舢板……

    “去哪里!”

    他躺在那里说道。

    “还能去哪里,往前都在等着抓你呢,河西务肯定过不去,咱们向下游返回三角淀。”

    黄英没好气地说。

    “咱们不去京师?”

    杨信说道。

    “你很想去呀?”

    黄英说道。

    “你就说有没有办法吧!”

    杨信很肯定地点了点头。

    “有,返回三角淀,从三角淀向北走凤河,从武清东边绕过去,这条水路就能一直通到马驹桥,大船肯定没法走,但这艘小舢板可以,只不过你得一路划船过去。”

    黄英笑着说。

    “他们几天能到通州?”

    杨信问道。

    “最少也得五六天,在河西务钞关得排队过关,这个是急不得的,有汪家的船也没用,那里成百上千的船堵着呢!”

    黄英说道。

    杨信毫不犹豫地起身把他身上那件原本属于黄镇的旧上衣脱下来。

    “你要做何?”

    黄英愕然道。

    “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真男人!”

    杨信做了个健美的动作,展示着他那依然并不强健的双臂,自信满满地说道。

    说完他伸手从舱里拿出桨。

    北运河从天津到通州一百八十六公里而已,凤河与之几乎平行,既然这样最多也就是这个长度,就算多也不会多出多少来。而单人划桨长途持续航行,通常可以维持在每天五十公里的速度,四天他就能划着这艘小舢板到达马驹桥。那些单人划桨横渡太平洋的人,都能以这样的速度七个月持续航行一万两千公里,那他凭什么不能在四天把船划到马驹桥。

    最多放宽点五天也足够。

    更何况他划桨,黄英撑篙的速度肯定超过那些单人划桨的……

    实际上篙比桨快。

    这东西只是不能用于深水,但浅水区行船篙比桨快的多。

    黄英迷茫地看着他……

    “还看什么,走啊!”

    杨信说道。

    黄英无语地白了他一眼,然后转过身背对他,撑着长篙让小舢板完成转向,杨信欣赏着她那略微翘起的某个部位,手中船桨猛然一划,顺流而下的小舢板在混浊的河水中立刻开始加速向前。

    “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

    杨信那狼嚎一样的歌声再次在运河上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