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之五好青年 > 第九章 表哥表妹
    当然,这个年代考科举中状元乃是所有人的梦想……

    无论什么出身。

    无论农民商人乃至于武将亦或某些半黑半白的灰色家伙,不想当状元的走私商不是好良民,秀才这个名字是很神圣的,像杨信这样张嘴闭嘴买秀才的简直粗鄙不堪。

    但秀才真可以买。

    虽然制度上的确不行,花钱是捐不到秀才这个功名的,花钱捐的只能是监生,还是最不受待见的例监,还得看机会才行,必须是在国家需要救灾或者朝廷有严重困难时候,才能开民间俊秀捐监生的口子。这种例监不同于正统的举人入国子监,贡生入国子监或者靠祖荫入国子监,可以说是最低等,就是正途的秀才都可以鄙视之。只是避开了县府院三级考试获得秀才的这条独木桥,可以直接参加乡试而已,但乡试考不上依旧没什么卵用。理论上监生的确可以做官,但实际操作难度极大,毕竟有一堆进士等着分配,进士以下还有更多的举人在等着。

    例监就更不可能了。

    他们前面还有举监这种身兼举人和监生双重身份的,还有荫监这种上头有人的,还有贡监这种地方才子。

    例监?

    用明朝一个例监的哀叹,花了几千两银子结果什么都没得,回家就连老婆都没法面对啊!

    这一点大明朝就不如咱大清。

    咱大清从功名到官职,统统都是明码标价,童叟无欺,没有什么不可以捐,也就是秀才不值钱,这还保留着个裤衩。其他只要有银子,从监生开始一路向上,李卫这种封疆大吏就是榜样,最后硬生生靠着卖官挺过了白莲教,挺过了太平军,撑住了列强的割肉吸血。如果崇祯能把脸皮拉下来,在明末大肆卖官,然后再允许各地士绅办团练,说不定他真就不用上煤山。

    李自成?

    李自成能比得了洪天王?

    不过即便在这方面始终榆木疙瘩一样的大明朝,也一样有的是办法可以获得秀才,买的确不能买,但送礼就可以了,给省学政砸五百两,就没有过不去的院试。

    买个例监也就才三百两。

    不过很显然黄英家是拿不出五百两银子的,以她爹的头脑,若能靠送礼让自己儿子考上秀才,是肯定不会吝惜这笔钱的。既然没这么做就只能是没钱,毕竟送礼也得有门路,而作为一个平头百姓,这个门路同样也需要一笔巨款。方从哲他哥哥真是为了教书育人?开玩笑,那就是个收钱的钱箱,拜在其门下,基本上去哪里考试也都带着光圈,既然这样大家当然纷纷捧着银子去拜师了。同样在他哥哥门下考出的举人进士,统统都带着方家党的烙印,方从哲以首辅不断提拔,朝中一个以其为核心的政治集团就这样诞生。

    然后就算他不当首辅了,门生故吏依然可以保证方家的利益。

    这就是政客。

    这就是政治和世家垄断。

    “好了,别惆怅了,回头哪天我去找荷香小妹妹,然后让她家小姐把我剥皮抽筋,说不定伺候得心情舒畅了,能给你弟弟一个拜师机会!”

    杨信拍着黄英肩膀说。

    后者瞪了他一眼……

    “你刚才摸她哪里了?”

    紧接着她寒眉一竖带着杀气问道。

    “呃?!”

    ……

    第二天上午。

    凉水河口以南。

    “老都管!”

    杨信热情地向着老管家挥手致意。

    后者一脸震惊地看着他,很显然杨信突然出现,尤其是还是以这种仿佛换了具身体般的方式突然出现在他面前,还是让他有点茫然。

    “黄家姐姐!”

    紧接着汪小姐冒出来。

    黄英向她挥手。

    这时候运河已经重新换成了强劲的东南风,那些纤夫都已经被打发回去,而且运河岸边的纤道上,也看不到别的纤夫,所有漕船和民船都在竞赛般向前,冲向这趟漫长航运的终点站。也就几百米宽的河道上千帆争流,而且不是形容词的千帆,在杨信视野可及范围内,都是大大小小的帆船,拥挤着绵延在运河,说一千艘真不夸张。这些越过他而上的帆船驶过他身后的凉水河口,绝大多数民船直接停靠西岸码头,客船进入萧太后河,而官船继续向前越过萧太后河口拥挤在岸边的码头,卸下沉重的货物由苦力搬运至西边的城池……

    张家湾城。

    一座周长六里,甚至超过大多数县城的城池。

    绝大多数争不到码头的漕船,不得不继续向上,在上游还有另外两处码头,张家湾上中下三个码头群,而越过张家湾这片区域向通州还有更多的码头。大运河上数以万计的漕船,不计其数的民船,每年运来至少四百万石粮食,还有从木材到丝绸,从茶叶到瓷器,几乎可以说所有能运来的货物。经济南重北轻,而帝国都城却在北方,结果就是这座城市几乎一切都依赖这条绵延数千里的运河,它最大限度平衡南北经济,维持帝国对北方的统治。

    这是整个帝国的大动脉。

    而为了确保在每年仅仅九个月的通航期里,所有的运输都畅通,从这里向北直到通州北是大大小小的码头。

    但民船和官运的杂货绝大多数在张家湾。

    因为上游河道明显收窄,下游这一段有凉水河和萧太后河的汇入河面加宽。

    张家湾是这个时代,甚至一直到清朝中期,大运河北端最重要民船码头,是嘉庆年间北运河因洪水改道斜向东摆,最终形成现代北运河,使航道远离了张家湾城,才使得北边通州变成最重要码头。

    但这时候运河依旧紧靠张家湾城东而过。

    对民间商旅来说,这才是运河旅程的终点。

    汪家的这艘船不会继续北上了。

    “这位兄弟面生啊!”

    老管家似笑非笑地说道。

    “我是她表哥!”

    杨信很坦然地指着黄英说道。

    “啊,表哥表妹!”

    老管家笑了笑意味深长地说。

    他身后的小姑娘继续茫然,她肯定已经认出杨信,毕竟这家伙那抽疯一样的歌声给她印象深刻,而且还是救命恩人。虽然现在有些改变,但如果仔细看的话,还是能把他辨认出来的,然而他和老管家睁眼说瞎话,再一次让这个时时表现出几分蠢萌的小女生震惊了。

    “老都管,请!”

    杨信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后者点了点头,他脚下的船驶过杨信,杨信抬起头朝汪小姐露出一副灿烂笑容,汪小姐傲然哼了一声,她们的船就这样绕过杨信。

    然后是黄镇的船。

    “贤侄!”

    黄镇同样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

    然后他这艘船也绕过杨信。

    黄英撑船转头,跟随两艘大船挤入凉水河口与萧太后河口之间这片专门的民船码头,老管家船头的官衔灯笼很好用,前方民船纷纷避开,敢不避开的,也在那些疏导的官船上士兵呵斥中匆忙让开。这两艘船就这样在无数帆船中挤过,紧接着落下帆,由水手们撑着长棹一点点地靠上码头。岸边就是张家湾城的南关厢,无数客商让这片由萧太后河与凉水河并行夹出的半岛,变成了繁华的商业区,也叫做长店。而这片商业区中间一条大路向北,直通萧太后河上的通运桥,而通运桥的北端就是张家湾城南门,正规的客运码头也在那里,通运桥两边都是,但那里现在堵船了。

    “张湾千载运河头,古垒临漕胜迹稠!”

    杨信装逼中。

    “张家湾城明明是世宗嘉靖年间修的,哪里来的千载!”

    旁边汪小姐鄙视之。

    她的芳名是汪晚晴。

    “修辞而已,李白还飞流直下三千尺呢,庐山瀑布也就几十丈,哪来得三千尺?”

    杨信说道。

    “你去过庐山?”

    汪小姐歪着小脑袋疑惑地说。

    杨信转头搜寻,一下子看到了旁边一个拿着折扇的儒生,他毫不客气地一把夺过,然后很是潇洒地唰一下打开……

    “当然!”

    他傲然说道。

    然后在那名儒生瞠目结舌的注视中他赶紧又塞人家手中,汪小姐这才醒悟,忍不住笑了起来,略显稚气的笑颜盛开得无比灿烂。那儒生刚想要发飙,一看她的笑容立刻换上一脸和煦的微笑,趁机想张口说什么。旁边一个汪家武装家奴立刻把手伸到了他面前,另一个家奴指了指船上兵部左侍郎的灯笼。

    书生退缩了。

    “不过这天下真有飞流直下三千尺的瀑布,可惜的是不在大明。”

    杨信说道。

    “瞎说,不在大明你如何知晓?”

    汪小姐鄙视地说。

    “汪,汪汪啊,这天下之大岂是你一个小女孩能知道的,那瀑布的确不在大明,而是在海外,在一个被红毛人称之为美洲的地方,从三百丈高处落下,那才是真正飞流直下三千尺呢!”

    杨信说道。

    “你叫我什么?”

    汪小姐阴森森地说道。

    “呃,你的人设难道不应该是蠢萌吗?”

    杨信愕然道。

    “把他扔进河里!”

    汪小姐咬着牙说道。

    虽然蠢萌的意思她不懂,但那个蠢字她是不可能不懂的。

    (感谢书友千叶灬思晨,走私航空母舰,巍巍青山到码头,backup59,完美的轨迹,我是草泥玛,卡诗尼耶,尤文图斯的球迷等人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