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之五好青年 > 第十章 装,继续装!
    扔河里是不可能了,汪家那几个武装家奴又抓不住杨信。

    老管家对此视而不见。

    他肯定不会担心杨信勾引他们家小姐的,毕竟双方身份差距大得足够阻断任何非正常联系,而后者估计在家里脾气也是这样喜欢玩闹,毕竟他们家老爷是大明朝最叛经离道的思想家弟子……

    真正的叛经离道。

    完可以说是一个封建王朝的叛逆者,更是儒家思想的鄙视者。

    汪家的家风不会太迂腐。

    再说他也没空。

    黄镇正充分表现着一个狗腿子的角色,带着他迅速在码头雇了轿子和驴车,甚至还有人力的大车,紧接着将从船上卸下的行李统统装车,丫鬟婆子们上驴车,老管家雇一头毛驴骑着,汪小姐坐上轿子。从张家湾到北京还有四十多里,她们得先到通州然后折向西过八里桥,赶得紧些天黑前就进朝阳门了,汪家在北京的府邸在明时坊……

    明朝是宵禁的。

    故此各地城市都是坊制,这一点比宋朝是倒退。

    事实上宋朝也是宵禁。

    只不过宋朝从三更开始,那时候禁不禁的也没意义了,还敢在这个时间四处乱跑的指定不是良民,而且五更就解禁了,可以说宵禁时间短得约等于无,但从胡元开始,宵禁又回到一更,从此一直延续……

    延续到辛亥革命。

    所以看辫子戏里面半夜俊男美女游街这种事情就笑笑好了。

    晚上八点后不找保甲长领夜行牌就敢出门,小心被抓进去先挨个五十大板,至于还逛夜市那就更想都别想了,除非元宵节,其他时候哪怕北京城也一片沉寂。同样汪家一行也必须在一更多点开始宵禁前,赶到北京入城进坊,就这样两家人迅速分别,汪小姐还特意邀请黄英去她家。顺便她又看了一眼她的救命恩人,紧接着哼了一声走进轿子,然后在武装家奴保护下匆忙赶往通州吃午饭。

    送走他们,黄镇才开始忙他们自己的事情。

    他们的菜籽油在张家湾就有专门接货的合作商,卸下船直接运到后者的仓库就行,杨信和那些水手充当挑夫,一人一根扁担,把这些油桶挑到张家湾城的仓库,直接雇挑夫当然也可以,但小本生意能省则省。

    不过杨信不会用扁担。

    这东西谁会用?这不是挑两头那么简单,要是平衡掌握不好路都不会走,他干脆在一片愕然中,一手一个油桶拎着。

    收油的掌柜无语地给了他一辆手推车。

    然后他也不会推。

    这种手推车又不是托盘车。

    这东西第一是木头轮子,而且轴因为常年磨损变细,转动起来不是平稳而是扭来扭去,第二是分左右两边的,推车不仅仅需要力量向前,还得努力维持平衡。一边两桶理论上是一样重,但实际上都有误差,尤其油桶里面的油还是流动的,也就是说以一个不断扭动的支点,维持两边不断改变的重心平衡,还得推着向前走。

    推车?

    推车那也需要技术啊!

    杨信这具身体肯定原本会的,可问题是他不会啊!

    “来辆那个!”

    杨信愤而说道。

    他指的是人力拉的两车。

    “何伯父?”

    黄英看着旁边收油的掌柜。

    后者笑了笑,朝后面一招手,一名他手下的伙计,立刻跑到附近一家熟悉的商铺里,紧接着拉回一辆这种两轮的大车。杨信试了一下,对这东西比较满意,这个是双轮不需要控制左右平衡,只要在前面用肩膀拉着绳套,双手搭在车把上就能控制前后平衡。如果不是上下坡都没什么大问题,上下坡就悲剧了,尤其是下坡的时候,很容易把他翘起来。

    “装!”

    他扶着车把保持平衡说道。

    黄英抱起油桶给他装上,很快底下就排满八个。

    “再装一层!”

    杨信说道。

    “别闹了!”

    黄英无语地说。

    旁边黄镇笑着又给杨信继续往上装油桶,很快又装了一层六个,加起来超过七百斤。

    “还能不能再往上装了?”

    杨信说道。

    “能,再往上装,给他装够一千斤!”

    何掌柜说道。

    那伙计和黄镇一起,又抬上了四桶,最后在最顶层又加了两桶,恍如金字塔般矗立着,四周一片惊叹,黄镇赶紧拿绳子给绑结实。

    “一千斤,拉到城里我请你吃肉!”

    何掌柜说道。

    杨信带着一脸的憨厚笑了笑然后迈步向前,伴着两旁响起的惊叹,在铺了石板的街道上信步而行,后面摞了四层的金字塔,伴随着他的脚步同样向前……

    “这也赚不了多少啊!”

    坐在何掌柜家院子里花园的矮墙上,杨信一手他打赌赚来的羊腿一手木棍,在地上计算着他们这趟的收入。

    “你这是什么鬼画符?”

    黄英疑惑地说。

    阿拉伯数字在胡元时候就已经进入中国,但没什么人使用,中国人更习惯算筹加汉字,至于会计数字里的那十个,据说是媚娘姐姐发明,朱元璋推广防止官员伪造账目的。看看大明太祖的智慧,人家要饭的出身不识字怎么了,一样能想出让现代会计们束手无策的招数。但至少目前大明民间,是很难见到阿拉伯数字的,估计一些学者会懂,但指望黄英懂是不可能。

    更何况杨信还在竖式计算。

    “123456789,这个是零,一加零就是十,加俩零是百,仨是千,四个就是万,进一位加一个零,加前九个数字就是十几,这是加减乘除的符号,没算盘就用这个算,你要是以后给我洗衣服我就手把手地教给你!”

    杨信贼兮兮地说。

    “呸,自己洗!”

    黄英说道。

    “不过咱们这趟生意也赚不了几个钱啊,到头来还不如方小姐砸我那袋子呢!”

    杨信看着结果说道。

    方小姐财大气粗,当然,也有可能气糊涂了,砸他那钱袋子里,除了几枚西班牙人的双柱银币,居然还有一张一百两的银票,让杨信一下子就很富有了。不得不说这有钱人家的小姐就是不一样,砸人都能用银票砸,下次一定要登门拜访,看看她能不能再砸一袋子。

    而他们这次总共拉了两万斤菜籽油,这东西目前供货才不过零点零一几两一斤,到不了二两,两万斤不过三百多两,哪怕零售也才零点零二多点,万历末年物价简直令人发指。明朝灭亡后广东一个人哀叹,万历盛世一去不复返,万历四十七年,也就是这一年,他家一斗米才不到二十文。咱大清十老狗时候一升米就得十文,算成斗得是万历四十七年的五倍,哪怕就是以京城米价算也高不少,因为这时候大米零售价依然是零点几两一石。

    黄镇这一船油就值三百来两。

    而这些是货值又不是利润,哪怕一倍的利润也才赚一百多两。

    但不可能一倍的利。

    他们的油是从河间贩来,黄英家就在五官淀,也就是白洋淀东边任丘北边,属于河间府和保定府交界。

    这距离又不远。

    这样的距离不会有太高利润,真要可以轻松获得一倍利,那得一堆商人蜂拥而至,这点距离又不存在信息差,从五官淀划艘小舢板,都能走浑河也就是卢沟河到北京。不过这一次因为有老管家帮忙,免去了过河西务钞关和雇纤夫的费用,另外张家湾的税也免了。毕竟那些税官不知道他们之间真正关系,给老管家面子就是给侍郎面子,这样黄镇省下了不少。但总得来说仍旧利润微薄,要知道这种生意一年做不了几次,总共也就是九个月的通航期,光来回这一趟就得超过一个月。

    他这一趟是特殊情况,如果不是跟着汪家的船,光在河西务钞关就得不知道排几天队。

    同样在张家湾这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靠泊码头。

    而且在来之前还得加上备货的时间。

    他的货是自己的。

    这些货得从那些专门在民间收油的商贩手中收集凑够一船。

    而他还得给那几个水手工钱,总共六个水手是不可少的,他还得沿途各种花销,在苑家口也得交税,还得面对各地官员刁难勒索。

    真算起来也就赚个几十两。

    这还有风险。

    因为路上肯定有抢劫的,三角淀是一片广袤的水域,光东西长度就差不多相当于现代北运河到胜芳,周长两百多里,其间除了水就是沼泽,这样的地方不可能没有水匪。话说这片水网沼泽可以一直绵延到白洋淀,几百里河流串联一个个大大小小的湖泊沼泽,除了水就是芦苇荡,这样的环境不生水匪那就见鬼了。抗战时候日军都拿这里面的游击队无可奈何,更何况大明朝的官兵,也难怪黄镇船舱里藏着一堆武器。

    这生意也不好做啊!

    至少这正经生意是不好做的。

    “你以为赚钱那么容易?再说几十两也不少,都够在这京城买一处宅子了。”

    黄英没好气地说。

    “也就是说我居然可以买得起北京的房子?”

    杨信掂量着方小姐砸他的那个钱袋一脸的震撼。

    (感谢书友1534656482500912,灯火见人家,aid,天朝上国,那壶,轩辕贵胄祖述尧舜,俺真不是英雄,碧落黄泉教主,ktyy等人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