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之五好青年 > 第十二章 我大爷魏忠贤
    “你得学着克制!”

    看着仓皇而逃的少爷和家奴,黄镇叹了口气说道。

    “克制?我还就不喜欢克制!”

    杨信说道。

    黄镇也没再说什么,紧接着挥手示意那些车夫加快速度,他们一行继续向前,就在转过一片苇塘后,道路两边终于出现了房屋。就在同时繁华的城市也在他们面前展开,鳞次栉比的建筑,摩肩擦踵的行人,车水马龙的盛景真正展现大明盛世的最后一抹余晖……

    杨信耸耸肩。

    然后继续前行!

    很快就连崇文门也真正展现在了他的面前。

    “这才像个样子!”

    杨信满意地说。

    崇文门瓮城终于有箭楼了,而且是正面四层四十八口的巨型箭楼,巍峨地矗立在蓝天白云间。后面的主城楼同样高耸,尽管只有两层,但却是重檐,整个城楼加上下面十几米高的城台不下四十米,和前面差不多高的箭楼一同显示着帝都的森严。崇文门前真正人头攒动,四方商旅几乎部簇集此处,等待交税进入内城,各种车辆排着密集的长龙,几乎堵塞了宽阔的街道。不过让杨信意外的是,大街上女人同样很多,甚至不乏衣着鲜丽的俊男美女结伴走过,最夸张的是还有一个老太太堵在一顶官轿前,不知道为什么一脸怒色地直斥,轿內的官员直接没敢露面。

    “这不算什么,就是尚书都一样被老妪当街骂过!”

    黄镇笑着说。

    “不抓起来打板子?”

    杨信愕然道。

    “御史在看着呢!泼妇骂人又不是什么大罪,哪怕骂尚书也一样,如果真为此跟她计较,回头哪个关系不睦的御史参一本就麻烦了,为这么点小事不值得,就算尚书有理,当街与泼妇争执也是有失体统。”

    黄镇说道。

    说话间他们到了一间铺子前,掌柜的早已经迎出来,这个姓林的掌柜与黄镇应该是老交情,就连黄英都很熟悉,几人略作寒暄之后,紧接着就把那些货物送到了仓库,然后黄镇打发走车夫,和掌柜一起走到后院的客厅赶紧算钱……

    “何须如此匆忙,这酒总归要吃的?”

    林掌柜笑着说道。

    “酒以后再说罢了,刚刚路遇不知哪家的公子,对英子无礼,被他教训了一下!”

    黄镇指着杨信说道。

    杨信露出一脸憨厚的笑容。

    “没伤人?”

    林掌柜说道。

    “没有,拎着他转了两圈!”

    杨信憨厚地说。

    同时他还伸出双手示意了一下。

    “是条好汉,没伤人就无妨,这京城里公子多如牛毛,咱们也不是任人欺辱的。”

    林掌柜毫不在意地说。

    从他之前和黄镇的交谈,杨信已经大概了解了他们的操作,这个铺子应该是宫里哪个太监开的,后者是管內库的,理论上內库都是各地送来的贡品,但终究有不足的时候,那时候就得从外面采买。于是这个太监就和采买的合伙,从本地购买那些应该是很远的地方产,实际上在本地就能买到的,当然,质量差得多甚至大量掺假,但在管库的这个太监那里会以合格品入库。这样的好事肯定自己开铺子,最终巨额差价落入这个太监和他在宫里的那些合伙人手中,这都是套路,基本上一想就明白,反正都是花皇帝的钱,官方采购套路都差不多。

    所以林掌柜不在乎这个。

    说到底这京城里面少爷多了,只要不是豪门显贵,一点小小的口角冲突,又不是打起来伤了人,不算什么大事。

    在这京城终究还是中官最横。

    就在这时候,外面一阵喧闹,紧接着一个伙计匆忙走进来。

    “掌柜,兵马司的韩副指挥来了!”

    他说道。

    林掌柜和黄镇互相看了看。

    “走,出去看看!”

    他说道。

    几个人起身走出去,外面十几个兵堵在门外,中间一个绿袍官,胸前补子上还是长腿鸟,他旁边则是那个少爷和其家奴。

    “怎么是文官?”

    杨信疑惑地低声说。

    黄镇摆了摆手示意他先别说话。

    “韩副指挥,您怎么有空了?”

    林掌柜拱手说道。

    “就是他!”

    那少爷指着杨信说道。

    韩指挥冲着林掌柜一抱拳,直接走到杨信等人面前。

    “路引!”

    他伸手说道。

    黄镇掏出路引,同时向林掌柜使了个眼色,后者脸色微微一变,这时候韩指挥已经查完路引,然后把这东西还给黄镇,紧接着向杨信伸手,杨信报以憨厚的笑容。

    “韩指挥,这是小人外甥。”

    黄镇赶紧说道。

    “路引!”

    韩指挥没理他,继续把手伸到杨信面前。

    “拿出路引来,没有路引就是私度,先抓到衙门打八十大板!”

    少爷幸福地高喊着。

    韩指挥同样笑得很开心,他就是先找城门守卒问清楚了,黄镇是掏钱免检,所以才上门找茬的,路引这东西其实谁都知道,一大堆人不会带着的。毕竟开路引很麻烦,而且出一趟门得开一次,像这种常年跑这条路线并且和地方很熟悉的商人,基本上不会带的。这种事情也没人管,只要给了钱就行,包括黄镇那张理论上也早就作废,不过韩指挥只是来收拾杨信的,不会在意这种小事。他当然知道这家铺子的背景,林掌柜既然出面那面子还是要给的,只需要针对杨信一个人就行了。

    “韩指挥,都不是外人,一点小事何必当真。”

    林掌柜笑着说。

    “路引!”

    韩指挥继续看着杨信说。

    没有路引可就得最少八十大板了。

    黄镇叹了口气,朝林掌柜使了个眼色,让他拿银子先打发了,说到底大明朝银子是万能的。

    “这是在做甚?还让不让人家做生意了!”

    外面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韩指挥愕然回头,一个面白无须看上去四五十岁,多少显得有些富富态态的男子,迈着方步走进来,他头上戴一顶类似黑色帽,身上穿一件青色贴里,腰间还挂着个腰牌,带着几分笑意看了看那些明显矮下去一头的士兵。

    “大爷!”

    黄英惊喜地喊道。

    韩指挥脸色一变,紧接着换上了笑容。

    “小英子来了,咱爷俩可有两年没见,你这妮子长得倒越发水灵,还没找婆家呢?”

    那人笑道。

    韩指挥下意识地退到一旁。

    “还找婆家呢,刚进京城就差点被他的恶犬咬死,要不是我表哥出手快,腿上都得被撕下块肉,他还恶人先告状,带着这位官老爷来抓我表哥要打他板子,林叔求情都不管用,大爷您来给评评理,这纵犬伤人到哪里都不占理吧?”

    黄英说道。

    “韩指挥,这可是真的?”

    那男子笑容满面地看着韩指挥。

    “误会,都是误会!”

    韩指挥拱手干笑道。

    “啊,误会,既然是误会,那就都散了吧,别挡着林掌柜的门,人家还得做生意呢!都是熟人,又不是多大的事,小孩子家闹着玩,大人就别掺和了,韩指挥,你说是不是?”

    那人说道。

    韩指挥干笑一下,拱手毫不犹豫地走了。

    那少爷恨恨地看了杨信一眼,很显然他也知道看不成打这个家伙板子的好戏了,虽然可以确定这家伙没有路引,但韩指挥就一个芝麻官,不可能为这点小事驳中官的面子。哪怕这个中官的级别不高,但一个这年龄的中官,在宫里也有足够人脉,既然他出面保人,韩指挥再当众打脸那就是给自己找麻烦了。说到底这京城里中官最不好惹,哪怕一个普通中官,后面也有可能是某个大佬。

    杨信笑着向他摆了摆手。

    那少爷冷哼一声,转头带着家奴走了。

    “多谢,”

    杨信顿了一下,然后对那太监说道“大爷?”

    “就这么叫吧!咱家和你这表亲是年少时候一起玩的兄弟,小英子也是咱家看着长大的,既然你们都表哥表妹了,那叫咱家一声大爷也是应当的!”

    那太监笑着说。

    说话间他径直走进了铺子,林掌柜和黄镇也跟进去,不过黄镇临走前向杨信二人示意了一下,让他们暂时留在外面。他们几个进去密谋了,杨信和黄英搬个凳子坐在门前,饶有兴趣地看着熙熙攘攘的人流,旁边一个卖瓜子的凑过来。杨信买了两包给店里伙计一包,自己拿着一包和黄英坐在那里嗑,不过这不是葵花籽,而是西瓜籽,加了盐炒出来的。

    “咱大爷在宫里做何职?”

    杨信问道。

    黄英白了他一眼。

    “不太清楚,他与我爹是很早就相识的朋友,不过我出生时候他就已经进宫了,爹做生意都带着我,在京城和他见过几次面而已,据说是在太子身边伺候一位才人膳食的,算不上太大的官。”

    她接着说道。

    “他叫什么?”

    杨信问道。

    “最早见他时候姓李,不过后来被那位才人改姓魏,这是他入宫前的本姓,名字倒是没变,还是叫进忠。”

    黄英说道。

    “姓魏,魏,魏进忠,咳,咳……”

    杨信捂着喉咙一阵猛烈地咳嗽。

    在黄英无语的目光中,他终于把那块瓜子皮咳出来了。

    “那个才人是不是姓王?”

    他带着惊悚问道。

    (感谢书友榨菜,高级用户,碧落黄泉教主,浪里画,书友20181114202159380等人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