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之五好青年 > 第十五章 这个高手真弱
    苗二很快带着一个穿着考究的老者走了过来,后者原本就在一处盐田看着那些灶户忙碌。

    “黄老弟!”

    他笑着说道。

    “何公,看您气色今年这又是财源滚滚了!”

    黄镇拱手笑着说道。

    杨信和黄英跟在后面也行礼。

    “财源滚滚谈不上,就是勉强吃口饱饭,咱们灶户就是苦命,你这还是老规矩?”

    何公说道。

    “对,老规矩!”

    黄镇说道。

    “那咱们就老价钱!”

    何公爽快地说。

    走私交易就这样在简单几句话中谈妥了,其实越是这样的生意过程越简单,不过双方都不急,装货得晚上才开始,白天过于猖狂了,这种事情终究需要一点谨慎。黄镇被何公请到附近一处草棚喝茶,杨信和黄英在盐田溜达,如果不去看那些灶户凄惨的模样,单纯这里风景还是很好的。不远处就是辽阔大海,蓝天白云间海鸥翱翔,岸边则是一片银色,地上盐晶反射出来的。

    “这个何公也是灶户?”

    杨信问。

    “对,富灶,就和村庄里面的地主豪绅差不多,虽然也是灶户,但手中占着的盐田多,草场多,官府里面也有路子,还养着不少打手,这些灶户都得听他的。

    他出面打点官府。

    他联络出售私盐和官盐。

    这里谁敢绕开他卖盐,就是被他的打手沉海都不稀罕。”

    黄英说道。

    “这到处都一样啊!”

    杨信看着前面蓬头垢面的灶户说道。

    “对,到处都一样,村庄里有豪绅说了算,盐场有富灶说了算,就是北塘的渔民都得听渔霸的,官府不会管这些,只要给他们交钱就行,若非如此阿爹何必拼命也要供弟弟读书考取功名?有功名就有了,哪怕只是考中举人,也就有人送田送奴仆,甚至还有人带着田投靠,虽说得白白交粮食,但却免了所有赋税,只要我们收的比官府收的少就行。若是考中进士或者直接做了官,那更是想怎样就怎样,我们就是装一船私盐公然过河西务钞关,都不会有人管。汪家小姐一行进京是租的船,但你知道是谁给谁钱吗?”

    黄英说道。

    杨信做洗耳恭听状。

    “是船主给她们钱,船主一路伺候着她们,管着她们吃喝,另外还得给汪小姐银子做零花钱,但船主一点也没吃亏,因为他船上还装了四万斤货,一路上那三盏灯笼亮出来就什么费什么税都不交,同样就算有违禁品也不会有查的。”

    黄英说道。

    “当官好,当官好,穿皮鞋戴手表,搂着小妞满街跑!”

    杨信笑着说道。

    “何为手表?”

    黄英好奇地问道。

    “见过西洋自鸣钟吗?”

    杨信问。

    “汪家小姐那里就有,不过不是西洋货,是应天工匠自制。”

    黄英说道。

    “呃?!”

    杨信愕然。

    他还真不知道大明朝与世界接轨的速度如此快,仅仅不过二三十年就已经自己生产自鸣钟了,很显然又一条发财路子被堵了,至少以他对机械钟表的了解,会制造的也就仅限于初级版的自鸣钟了。

    他正要给黄英科普手表,前面一个挑着盐灰的灶户走过,大概因为太疲劳脚下一滑。

    杨信急忙伸手扶住。

    后者站在那里喘了口粗气,这才向他道了声谢。

    “您这也得穿双鞋啊!”

    杨信看着他的腿说道。

    这个人只穿一条犊鼻裤,别说是鞋子了,就是长裤都没有,而且犊鼻裤也是补丁摞补丁都糟烂了,双腿和双脚因为常年泡在盐水中,都已经变成了灰色,说不清究竟算皮肤还是层硬壳。而且上面沾满了盐晶,另外他的头发和胡子上也满是盐晶,从看人的样子看眼神还不太好,他们这样的肯定少不了盐进入眼睛,天长日久视力都会受影响。

    “鞋子烂了就没了,身上烂了还能长出来,鞋子比身上皮值钱!”

    这个人说道。

    杨信无言以对。

    灶户真穿不起鞋子,就像纤夫穿不起衣服一样,他们没有地用来男耕女织,所有东西都得买,穿着鞋子在盐田干活明显过于奢侈,甚至穿衣服都是奢侈……

    对他们来说最廉价的就是自己身上的皮了。

    “吆,这不是黄家妹子吗?”

    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黄英脸上立刻就换成了厌恶的表情。

    那灶户赶紧离开。

    杨信抬起头看着前面,一个看起来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男子,正两眼放光地看着黄英,他身上穿一件长布衫,倒也还算整齐,不过仍旧可以看见有补丁。也就是说他的经济实力和何公不是一个档次,不过他身上这件长布衫似乎是衙门的,杨信对这东西不甚了解,只能说看着像。而他后面还跟了七个穿得要差许多的男子,手里都拿着棍棒刀枪之类……

    明朝不禁冷兵器。

    因为军队以火器为主,所以民间私藏冷兵器合法,弓弩都没什么大不了,大明律兵律明确写了弓弩刀枪叉子之类是民间宜有,刑律也只是规定了不能随便往人家居民区射箭。至于火器肯定不行,但处罚力度不足,就是家里藏一门大炮被抓住,无非也就是杖八十流放三千里,十门也就加码到杖一百流三千,掏点银子行刑的意思一下就过去了。

    结果就是民间冷兵器泛滥,武术兴起就是明朝,不过可不是什么闫大师之流,明朝武术都是实打实的,玄幻系根本没有,俞大猷单挑少林寺可不是靠什么丹田之气。

    这些家伙在两旁灶户厌恶的目光中走过来。

    “敲诈的!”

    黄英低声说。

    杨信了然。

    那男子一脸色笑,带着手下走到他俩跟前,他直接无视了杨信,一双眼睛盯在黄英脸上,不过他身后几个却恶狠狠地盯着杨信,示意他放聪明点,别打扰了自己老大泡妞。

    “黄家妹子,咱们可是有些日子不见了,哥哥可是想你的紧啊!”

    那泼皮笑嘻嘻地说道。

    “滚!”

    黄英怒斥道。

    “吆,小脾气还是这么倔,哥哥就喜欢你这小脾气,黄家妹子,你们这是来做甚?莫不是想贩私盐?这可是杀头的罪名,哥哥好歹也是从祖上就吃皇粮的,哪怕是对妹子你,也不能徇私枉法啊!兄弟们,哪个替我去跑一趟胡副使那里,就说有人想贩私盐被咱们兄弟遇上了!”

    泼皮换上一副嘴脸说。

    后面几个手下立刻跟着起哄,但却没有一个人动,而且黄英也并未因此而害怕。

    “你,你们怎么凭,凭空污人清白?”

    杨信弱弱地说。

    这货还表现出一副我很怕怕的样子。

    黄英下意识地扶了扶额头。

    “你又是何人?”

    泼皮上下打量着杨信。

    “我,我是她表哥!”

    杨信继续用畏惧的面孔,怯懦的眼神,面对着那些刀棒,就像初次面对这种场面般惶恐无助。

    “表哥?”

    泼皮狐疑。

    “我们从小定了娃娃亲!”

    杨信迅速换上一脸幸福说道。

    旁边黄英脸色一红。

    “娃娃亲!”

    泼皮的语气骤然拔高。

    那表情仿佛被人抢了棒棒糖。

    杨信伸手揽住黄英的腰,用憨厚的笑容面对他……

    “我打你个娃娃亲!”

    那泼皮暴怒地大吼一声,右拳直奔杨信面门,杨信顺势往旁边一倒就像被黄英拉了一下般避开。但这个泼皮并不是废物,拳头落空的同时膝盖上顶,不过杨信仍旧以同样方式轻松避开。那泼皮也觉出不对,杨信明显不是他想象中的废柴,不过他知道黄镇是干什么的,既然杨信跟着黄镇一起贩私盐,那也肯定不会是废柴。

    “这是练过啊,爷今天倒要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才是真正高手!”

    泼皮狞笑着说道。

    说完他把长布衫一脱,露出里面健硕的身体,身上不但有大片刺青而且还有几道伤疤,很显然他能靠敲诈勒索混,那也是真正有这本事的。这年头可不是后世龙哥那种货色能混这口饭的,这年头打架是真正械斗,都敢直接上长矛的,没点真本事想吃这口饭活不过三天。

    敲诈?

    民间械斗摆出弓箭的时代敲诈可是一项危险工作。

    大明律无故夜入人家打死勿论!

    泼皮的手下们一片起哄。

    甚至就连那些灶户都有不少围拢过来看热闹。

    “那,那你不能打人家的脸啊!”

    杨信依旧弱弱地说道。

    黄英很无语地拽开自己腰上的手走到一旁。

    “不打脸,爷不打你脸!”

    泼皮狞笑着说。

    说完他猛然向前,抬脚上撩直奔杨信两腿正中。

    杨信后退避开。

    泼皮的脚落地同时跃起,抡起拳头凌空直击他面门,杨信以极快速度上前一步从他右侧擦过,但在擦过瞬间,双手同时抱住他右脚腕,大吼一声继续向前。那泼皮左脚落地,失去重心的他一头扑在烂泥里,伴着杨信向前的脚步,用下巴在泛着盐晶的烂泥中犁开一道沟壑。因为下巴始终向前推他甚至连惨叫都无法发出,下一刻他就在杨信的第二次怒吼中被狂暴地抡了起来,恍如一只被拎着一条腿的青蛙般向后划破空气……

    “砰!”

    伴着水花的飞溅,他被硬生生砸在旁边晒了一天的高浓度盐水中,仰面朝天怀疑着人生。

    四周一片石化。

    杨信转过身……

    “高手?这个高手真弱!”

    他又回头看了看还没从人生的大起大落中清醒过来的泼皮,抬起头恍如摔完洛基的浩克般鄙夷地说。

    他对面的黄英笑得恍如鲜花盛开一般

    (感谢书友轩辕贵胄祖述尧舜, hht, an,晋安明月,碧落黄泉教主,我是草泥玛,在这里取名字真麻烦,尤文图斯的球迷,一清粟,上山打老虎1000,轩辕天心,书友20181114202159380等人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