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之五好青年 > 第十六章 人如草芥啊
    “我是不是又冲动了?”

    杨信说道。

    至于那泼皮此时正被手下抬着黯然离去,两旁是灶户们的哄笑,不过他应该是听不到的,实际上这家伙至今还没醒。死是肯定没死,杨信看准了盐田水面摔的,虽然那里水不深,但终究也是一种有效缓冲,再说他摔的力量也不算太大……

    当然,伤得肯定不轻。

    无论还是心灵都受到了严重的创伤。

    “这次不算!”

    黄镇颇为赞许地说道。

    “杨兄弟放心,这厮就是个被辞退的盐丁,过去盐场责任重,用的盐丁数量也多,前年行纲盐法之后,盐场也就是收个税,朝廷用不了那么多人就辞退了一批盐丁。他因此没了生计,故带着一帮泼皮厮混,仗着自己有身武艺,再加上熟悉盐场内情,盐丁里面亲戚故旧也多,专门敲诈那些不知底细的客商。”

    苗二笑着说道。

    “若他真去告密呢?”

    杨信问道。

    “向谁告密?胡副使?胡副使能抽他一耳光,胡副使那三房小妾靠咱们给他养活呢!朝廷的俸禄可不够他风流快活,抓了咱们他去喝西北风?”

    黄镇说道。

    杨信立刻就了然了。

    事实上那泼皮就是吓唬人,大明的私盐是从上到下,从官到民无不参与的,整个盐政完糜烂,盐场官员就靠私盐贩子和卖私盐的灶户们来养活,他们不可能抓私盐贩子。大明朝也没有人会抓私盐贩子,抓了私盐贩子谁给孝敬?那些官老爷有哪个是靠俸禄为生?不都是靠山吃山,靠着盐业吃盐业?抓私盐贩子对他们有什么好处?这种情况下任何告密者都不仅仅是堵私盐贩子的财路,甚至是堵了盐业官员的财路,那会引起公愤说不定被灭口的。

    吓唬一些相对老实的敲诈些银子肯定没问题的。

    但付诸行动就是作死了!

    明白这些后杨信也就放心了,他们又一直等到晚上,何公准备的盐才开始装船,黄镇买了三万斤,按照官价的两倍也就是六十两付款,至于何公给灶户们多少,这个就不关黄镇他们的事了。

    他们只与何公做生意。

    实际上无论官盐还是私盐,灶户都是产业链的最底层,真正赚钱的是富灶和官员,私盐贩子赚得虽多,但却是高风险,只有这些人几乎就是坐收渔利。黄镇这船的确不多,但仅仅这一天,何公就接待了三个过来贩私盐的,最多一个是海路的,整整买走了五万斤。

    这才是真正财源滚滚的。

    黄镇额外又掏了十两,这是给盐场官员的,只不过委托何公,两人都是几十年生意往来,互相之间都很信任了。对他们这次交易盐场官员肯定都知道,后者之所以不出面,就是因为黄镇是老主顾,肯定会按照规矩办事的,不可能少了他们的份子。可以说无论官,灶,商三家都早有互相之间的默契,一笔交易谁该多少都是有规矩的,都很有诚信了。哪怕走私生意也得诚信,实际越是这种生意越讲诚信,反而正当生意就不好说了,比如黄镇不用二十四小时装满船,但如果是过去,拿盐引的正规商人等二十四个月装不上船都毫不稀罕……

    呃,这不是夸张。

    早期盐引滥发时候,别说是二十四个月,再多也不稀罕,经常有盐商因为拿着盐引支不到盐,甚至贿赂官员耗尽资金,到最后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只能在盐场沦为流民。

    走私生意才是真得童叟无欺。

    毕竟没有法律保障,大家要吃这口饭就只能凭信誉。

    “又是几十两的生意!”

    杨信颇为无语地看着满满一船的食盐。

    这些盐质量并不好,甚至连颜色都是灰色,还不如他记忆中小时候见过的大粒盐,而且没有经过任何的加工,里面肯定满是各种有害物。但这个时代这就是良心盐了,就像黄镇所说的,他们至少不会往盐里面掺三分之一的沙子。对于老百姓来说,一边是翻几倍甚至几十倍出售,而且还掺满沙子的官盐,一边是廉价又不掺沙子的私盐,会选哪个就不用说了。至于朝廷的法律就一边去吧,整个大明市场上百分之七十的私盐时候,谁还会在乎法律,要按照吃私盐就得杖一百的标准,大明朝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得挨这一百大板。

    不过就是这利润……

    “你还想怎样?”

    黄镇说道。

    “咱们一船九个人,冒着杀头的危险就才赚个百十两银子,这也未免太低了,风险与收益不相符啊!”

    杨信说道。

    六十两银子的盐,哪怕最终两倍的利,也才赚一百二十两,很难再高出太多了,毕竟他们不是那些组成舰队把淮盐运到湖广的。他们也就是走水路运到河间,保定一带,这一带盐价不可能太高,京城就五厘,这些地方就算高又能高出多少?这对于从电视小说上看惯了古人拍十两银子高喊小二上菜的杨信来说,真得有点感觉太少了。尤其还是贩私盐,这种生意一趟不赚个几千两,完对不起这么响亮的名字啊!

    “九个人?咱们九个人遇上年景不好都不一定值一百二十两!”

    黄镇说道。

    “她应该值钱吧?”

    杨信指着黄英说道。

    黄英一巴掌把他的手指打了下去。

    “我这样的最多二十两,还得看买主足够大方,不大方的也就能出到十六两,就是十五六岁水灵灵的小丫鬟,也就二十两以下的价!”

    她说道。

    “呃,那我那一百两岂不是能买六七个水灵灵的小丫鬟?”

    杨信愕然。

    “后悔了?”

    黄英带着寒意说道。

    “没有,我不喜欢太小的!”

    杨信赶紧义正言辞地说道。

    黄镇无视他撩自己女儿,迅速指挥水手撑船向前,很快他们就沿着来路返回,然后继续等待涨潮,当潮水再次到达深度后,一帮人撑船越过挡在前面的沙坝重新进入海河,在涨潮的推动下向前。

    这时候已经是清晨。

    因为是个阴天,所以四周仍旧一片昏暗,涨潮的海河恍如汪洋,视线所及唯有水和芦苇,天空中大量海鸥翱翔。

    不过就在此时,一艘渔船从芦苇荡中驶出,船尾艄公摇着橹,船头一个男子拿着网,带着憨厚的笑容看着杨信,黄镇警惕地看了一眼,但随即便不再理会。这样的渔民在海河上多如牛毛,就连灶户也会出来打鱼,毕竟单纯晒盐很难吃饱饭,两艘船就这样逐渐拉近距离,杨信微笑看着那渔夫,后者同样看着他,两人就像一对死玻璃般对视着……

    突然间那渔船开始加速。

    几乎同时那渔夫一头趴下,他身后的船篷里面火光一闪,硝烟骤然喷射,在霰弹击中自己胸口的同时,杨信看到了芦苇丛中无数小船在加速。

    紧接着他向后倒下。

    “水匪,抄家伙,怎么回程还劫!”

    黄镇的惊叫声骤然响起。

    杨信一下子倒在甲板,旁边两名水手同样倒下,其中一个嘴里鲜血立刻涌出,瞪大眼睛对着他似乎想说些什么……

    杨信瞬间清醒。

    他就像诈尸般猛得坐起。

    对面芦苇荡中,十余艘同样的小渔船一下子涌出,所有船上都是挥舞刀枪的人,甚至还有人在拉弓。杨信顺手抽出那名水手腰间小斧头,毫不犹豫地甩手掷出,小斧头准确剁进那弓箭手的脑门,紧接着他抄起了那支长篙,狠狠捣在船首一艘已经撞上的小船甲板。他的巨大力量让这艘小船猛得一甩头,一个向这边爬的水匪立刻落入水中,他的长篙一挑,正中第二名水匪下巴,后者惨叫着被他挑翻落水。

    但另一艘船撞在右舷。

    一名水匪刚想往上爬,蓦然间一支弩箭正中他脑袋。

    杨信的竹篙紧接着落在他后面的水匪胸前,哪怕没装矛头,他的力量也足够,后者被他捣得倒飞出去,但后面水匪船上,两道硝烟喷出,一名水手立刻倒下。

    “斧头!”

    杨信喊道。

    旁边水手立刻将手中小斧头扔给他。

    杨信接住的瞬间甩出,这柄小斧头飞出二十米,同样准确落在一名火枪手胸口,这时候黄镇拿着他的弓从船舱冲出,抬手一箭正中另一名火枪手。这家伙以极快速度连射四箭,箭无虚发,而后面黄英从她那间闺房窗口,也再一次射出一支弩箭,将一名最近的水匪射倒……

    后者立刻撤退。

    他们毕竟就是乌合之众。

    杨信刚松一口气,但一开始的那艘渔船上,火光骤然再次喷射,硝烟弥漫中密集的霰弹横扫而至。

    黄镇立刻中弹倒下。

    杨信急忙冲到船首,直接抄起了船锚,他双手抓住这个重达七八十斤造型颇像翻卷的兰花的铁坨子,大吼一声猛得甩出。船锚拖着绳子瞬间到了那艘船上,带着巨大动能正中船首,下一刻这艘小船在碎木飞溅中尾部猛得掀起,船蓬里面藏着的两个水匪和他们的小炮一起飞出,带着惊叫声坠落河水

    (感谢书友晋安明月,轩辕贵胄祖述尧舜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