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玄幻小说 > 龙魔血帝 > 第两千四百零七章 战胜自我
    “战斗经验,每战一次我的战斗经验都会得到提成。而他,只是空有一身蛮力以及僵化的思维,对他的每一招每一式我都无比熟悉,很快他就会被我超越!”

    一旁的秦叶已经满血复活,一切都多亏了崔芷荷给他的圣药。昔日两人联手,一同抵抗化身。崔芷荷由于修为被封住,因此只能依靠秦叶。

    而秦叶趁此机会得到了她身上大量的丹药,尤其是恢复神力的丹药,派上了很大的用场。今日更是仰仗丹药,才让他的修为快速恢复,可以有源源不断的神力来对抗面具男子。

    “这一次,这一次我会让你无比狼狈!”

    三个时辰后,秦叶指着面具男子。他的嘴角勾起了自信的笑容,在动手之前,他又拿出了一粒丹药含在了口中。因为他知晓打斗的过程中自身的实力会大量的损耗,这样含着丹药可以最快程度的恢复神力。

    同样的招数,同样的配方。两次秦叶的手段几乎没有太多的变化。依旧是乱发三千锤加上昼炎拳。但这一次,秦叶却是并没有受伤,反倒是把面具男子的衣衫抓破

    “果不其然,一个纯粹的玩偶。这样是打不过我的!”

    秦叶适时的退回到远处,他的眼中涌现出了喜色。目前为止,他已经开始扭转局面。

    “两次一模一样的神通,迫使人偶以同样的手段来化解。但同样的手段第二次施展,已经有了细微的变化。被这小子占到了便宜!”

    仝长老倒吸了一口气,几个时辰前他已经夸赞秦叶聪明。但如今这一番话被他重新提及。秦叶比想象中的要更加聪明。

    “只使用同样的神通,从而更容易寻找到自己的破绽。妙,真是妙!”

    司马空拍手称赞,秦叶的这一招玩的太妙了。这是最快打败自己的手段。若是采取变招,对手也会如此。那样的话根本无疑是给自己造成麻烦。

    招数由华丽化成简单,只为了让另一个自我不变招。秦叶此举着实亮眼,这点无疑和羽仙门最先通关的弟子想到了一块去。

    “不过如此,对付你不需要十日,再有三日就足够了!”

    秦叶放下豪言,按照如今的进度,的确可以在接下来的三日内将另一个自我打败。若是按照情况的发展,的确会这样。但现实却是另外一回事。因为到了第七日,对手的实力也有了很大的提升。从最初的一点三倍提升到了一点五倍。

    羽仙门毕竟是仙们,和世俗还是有着很大的区别。弟子可以愚钝,短时间想不通。但过了七日若是再无法琢磨清楚,那未免有些太水了。于是在第七日,将会让难度增加一个台阶,让他们在三日内克夫困难。

    面具的实力突然增强,的确让秦叶吃了一个暗亏。他被分身一脚踢回到了远处,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实力又增强了吗?果然考验并非那样简单。但你适应后,对方的实力也会增加。羽仙门的这一关果然精妙,哪怕是没有通过,在十日内也会得到很大的提升!”

    秦叶目光闪烁,对于羽仙门的这一关考核他非常的赞赏。羽仙门能够想到如此方法来锻炼弟子,不愧为真正的仙们。

    要知道考核几乎等同于战场,这与切磋有着本质的区别。虽然时间并不是特别多,但对每一个弟子的提升都是巨大的。这些弟子纵然没有通过考核,其收获程度也是非常巨大。一些弟子在未来,绝对会有很大的蜕变。

    “最后三日,到目前为止才有不足百人通关,再度被腰斩……”

    望着可怜的人数,仝长老摇了摇头。过关的简直太少了,和他想象的相距甚远。

    “毕竟是为了踏入十二仙宫,人数再少也不会稀奇。而且最后通关的人数必然不足十人,现在过得多结果也是一样!”

    刑罚长老忽然在一旁说道,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回到了场上。

    “怎么?可否调查处我有什么不妥之处?”

    司马空看向刑罚长老,他的眼神中带有一抹戏谑。从刑罚长老的脸色上来看,收获似乎并不满意。

    “哼,崔芷荷自作主张,结束后必然好好惩戒一番!”

    刑罚长老冷哼一声,他追溯到源头。罪魁祸首是崔芷荷,这是她擅作主张,私下将穿天阳锁交给了秦叶。

    “惩戒?惩戒个屁。这丫头能够在面对天魔之下活着回来,已经是立下了大功。丢了天神器,总比丢了脑袋要好。何况神器有主,我看落在这小子手中很好。没有人比他更适合穿天阳锁!”

    司马空口吐脏话,对刑罚长老的想法非常的鄙视。都到了什么时候,还想着惩戒崔芷荷。

    人家丫头可是代替羽仙门除恶扬善,铲除魔族。前后涉险暂且不提,单单记住了丢失穿天阳锁。在战场上,瞬息万变能保命都已经很不错了。羽仙门的两位长老倒是好,脑袋丢到了战场,本命天神器也不知落在了哪里!

    后面的那一句话司马空并没有说出,他也知晓这一句话脱口后,刑罚长老必将和自己闹翻,这已经是接近他承受的极限。

    “司马空,羽仙门的刑罚由我掌管还是由你来掌管?”

    刑罚长老已经震怒,司马空的这一番话让他产生了强烈的反感。

    “谁掌管刑罚也要分清对错,算了你脑子僵化,懒得理你!”

    司马空罢了摆手,他懒得和刑罚长老去讲道理。这老家伙的脾气又臭又硬,什么好话到他那里都都会变质。恪守职责,铁面无私自然是一件好事,但形成僵化的思维,拘泥教条往往也会变成坏事。

    其余的长老见状也是出来调停,有什么话到掌门面前去说,如今正在进行盛会。大家还是集中注意力为好。

    第十日,到了最后一个时辰。沙漏几乎漏完,那些通过的弟子基本上走出。剩下的弟子通关的概率非常渺茫。哪怕是还有余力,时间也是无法赶趟。

    而主角秦叶,战斗也是进入到了最后一个环节。他早已经忘记了时间,脑海中只想如何打败眼前的自己。

    “小子,时间不多了。务必要在一个时辰内解决掉他,如此才能进入到下一环节!”

    斗笠男子冲着秦叶提醒道,他一直计算着时辰。

    “过关很好吗?我看过关后只会招来麻烦,未必是什么好事!”

    秦叶冲着斗笠男子说道,乱出风头可是会招人嫉妒的。羽仙门绝大多数弟子都已经落败,自己依旧活跃在战场上。若是继续通关,说不定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你小子不知晓十二仙宫的厉害,只要你能踏入十二仙宫,就可以呼风唤雨,为所欲为。羽仙门的掌门都不干涉十二仙宫弟子的所作所为。他们享受着羽仙门取之不尽的资源,拥有最好最好的条件……”

    斗笠男子给秦叶说了很多十二仙宫的故事,他早早就被带入到了羽仙门,因而对很多事情都非常了解。

    年轻,还是年轻。很多事情都没有想象中那样简单,在其背后暗藏玄机。那些拥有雄厚背景的弟子哪一个不想踏入十二仙宫?

    寻常的弟子可以忽略,掌门的弟子以及七位长老的弟子。他们哪一个能招惹得起?就算是公平,背后也会暗箱操作。所谓的公平,就算一个幌子。走的太高调,就会被人干掉。这已经是一个常理,秦叶一路走来,自然对这些事情心中有数。

    “好了好了,我尽力而为!”

    秦叶也想着将这一关过了,不管怎么说这也意味着自己这些天的成长。此刻,他火力开。最初仍旧是同样的手段,以至于面具男子都已经默认了秦叶的路数。

    但是到了后面,秦叶完换了手段。他出招失去了章法,看起来甚至有些手忙脚乱。没有章法的神通,这些招数秦叶从来都没有施展过,自然面具男子的应对也是变得很差。

    “这就乱了?那你可要失败了!”

    秦叶身体快速的移动,他快速结印。瞬间两个分身出现在他一左一右。

    三星幻影术,秦叶的成名绝技,招牌的奥义。一门玄级武技,仍被他弄成了神技。面具男子看到秦叶多了两个分身,他也是如此。

    “等的就是你这一手!”

    秦叶大喝一声,他故作虚张声势。但面前的仅仅是一个傀儡,秦叶的声控在它面前没有太大的意义。两个分身各自施展大范围的火属性奥义和风属性奥义。正是中域的风灵之心和三昧真火。

    三昧真火,在八卦炉内秦叶已经演绎出来。如今也可以勉强施展。巨大的风浪和烈火让周围的空间几乎被封锁。三个面具青年处于狭小的空间范围。

    “知道为什么会失败吗?因为你总是在我之后出手。虽然你的实力不断精进,但却无法猜到我下一步的行动。当我施展出最后的杀招时,你的应对无效!”

    秦叶本体出现了一株参天大树,大树直接阻断了三个面具的退路。左右两侧被风火连成一片,逼走了面具青年的退路。而正前方又被大树所封住,精妙的算计第一时刻就把面具青年逼入到了死角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