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玄幻小说 > 亘古大帝 > 第3365章 你咋不去写书啊!【第五更】
    世间之上,天魂九转阵有着太多传说。

    而且今日乃是用真正的亿万修炼者所凝聚而成。

    “林焱,即便你懂得万古杀阵,但也没时间与力量来凝聚那般大阵……”

    巨巫族修炼者冷嗤。

    万古杀阵,乃万古第一阵。

    只可惜,想要凝聚如此磅礴之阵立在这万族山内,顷刻间怎能做到?

    这也是巨巫族选择在这万族山动手的缘故。

    万族山乃是今日而落,谁人可凝阵法与其上?

    “诛杀尔等,何须万古杀阵?”

    而在此时,林焱之声,豁然响彻四方。

    话语落下,姜潺潺、石六、妃若凌等人身上光芒闪烁,那一道道玄妙的符文顿时爆发开来。

    随后这巨大的阵型犹如复苏了一般。

    “杀!”

    姜潺潺为首,一道清冷之声而出。

    轰!

    妃若凌、石六、姚小茜等修炼者顿时带着那百万尸骨冲入其内。

    “哈哈哈,天魂九转阵,一入其内,必死无疑,尔等竟敢冲入进来,简直可笑。”

    “我看你他们太过愚笨,不知这天魂九转阵的非凡。也好,今日便让他们乃至世间修炼者知晓,何为天魂九转阵!”

    话语落下,巨巫族的长老顿时凝聚一道符文。

    在如此符文之下,巨巫族的大军顿时而动,阵法多变,一入其内便是一转而出。

    很多修炼者凝神,他们刚才本是在思索破阵之法。

    但如今却是苦笑一声。

    一转之下,阵型瞬间而乱,犹如换了一个大阵一般,谁人能够在如此短暂时间下参悟?

    “接下来,便是收割之时!”

    巨巫族内的修炼者喝出一声。

    嗡!

    但就在他们冲向姜潺潺等人之时,姜潺潺也是凝聚出一道符文。

    刹那间,他们的阵法也随之而变。

    当对方刀剑而来时,众人也是而出,恰好将巨巫族内的一切力量抗衡而下。

    怎么可能?

    这一刻,巨巫族内的修炼者都是瞪大了双眼。

    天魂九转阵,乃是他们心中最完美的战斗阵法。

    毕竟万古杀阵早已失传,留下来的也是残缺之阵。

    然而,今日之下,这天魂九转阵,却似乎无法诛灭姜潺潺等修炼者。

    “一定是凑巧,何况天魂九转阵乃是有着九种变化!”巨巫族内的长老声音冷冽,他骤然一喝又是一道符文而出,刹那间第二种变化显现出来,巨巫族大军内的修炼者再度而动,阵法更显得玄妙无比,凝聚出一方之力,向着姜潺潺、妃若凌等人轰杀而去。

    嗡!

    面对着如此变化,此时姜潺潺也再度出手。

    身在其内,姜潺潺犹如万古女战神一般,手持旌旗,指挥四方大军。

    铛铛铛!

    阵法之内,巨巫族的这一波攻击再度被抗衡而下。

    随着姜潺潺的再度挥手,那旌旗之下,百万大军也是一动,施展出杀伐之气。

    他们……反击了!

    嗤嗤嗤……

    九阳天阵下,光芒闪烁,竟是让人似产生了幻觉,仿佛在这大军之中出现了九颗太阳充斥在姜潺潺等人的头顶之处。

    “杀!”

    随着姜潺潺的这声音落下,石六、妃若凌与元霄宗的修炼者冲杀而去。

    什么?

    如此杀伐,使得巨巫族的修炼者始料未及。

    他们想要以阵法抗衡,但不知为何这等阵法似被姜潺潺等人彻底看穿一般,根本无法阻挡。

    仅仅是片刻,便是有着不少巨巫族的修炼者直接倒地。

    鲜血染红大地,万族山内一片蒸腾气息。

    反观元霄宗之内,众人神色淡漠。

    咕咚!

    四方修炼者,皆是惊叹。

    “他们……他们挡住了?”

    “那是什么阵法?”

    太多人对视,眼眸内皆是疑惑。

    纵是古道族、古佛族、古龙族等长老也是难以知晓,眸子内都是愕然之色。

    而在远处的山头之上,一位老者矗立。

    他的衣衫,依旧是那般朴素。

    而在他身旁,那条狗同样的无精打采,趴在地面之上。

    不过其身边有着一位拿着骰子的老者,则是牙齿紧咬,有着万千杀意。

    “敢诛我人族?”

    老赌鬼大怒。

    “怎么,你也想与那巫岩一战?”老骗子盯着老赌鬼开口道,“你有那能耐吗?”

    “呵……”老赌鬼冷嗤一声,很是干脆道,“没有!”

    那可是血液轮回者,天下间除却真正的轮回,怕很难找到存在与之抗衡了吧?

    当世之下,在众人眼中,怎还会有轮回?

    巫岩,单人之力,怕是可称无敌!

    “但我可以去诛杀那巨巫族的大军!”老赌鬼开口。

    “那阵型之下,你贸然进去,非但诛杀不了巨巫族反倒是会扰乱其阵法。”老骗子道。

    “那阵型,你认识?”老赌鬼一惊。

    “以前闲着没事的时候,随便用枯枝在地上划拉了几道便形成了此阵,算不得什么。倒是有个小子起了个还挺有意思的名字,叫‘九阳天阵’。”老骗子开口道。

    啥?

    老赌鬼无语到了极点。

    “你说那阵法,是你用枯枝在地上划出来的?”

    “老骗子,现在吹牛都吹这么大的了?”

    “还是喜欢以前质朴的你,虽然也满口胡话,但起码多少能让人想象一下,现在……你不去写书都可惜了!”

    老赌鬼直接撇了撇嘴。

    “早些年间倒是写了一些书。”老骗子开口。

    “呵呵,是什么风流野史吧?”老赌鬼揶揄道。